《堡壘紀元》[堡壘紀元] - 第2章 三號線(下)

鼻環男徑直走過來,靠在了女孩旁邊。

他上下掃視着女孩的身體,白皙的大腿,窈窕的身姿,然後又閉眼湊近嗅了嗅味道。

女孩躲閃的靠到男友懷裡,求救似的看着他。

「請你不要這樣。我們可沒有,阻止你和那個男人之間的事。」

看女友被這樣調戲,瘦弱的男人語氣中帶着些懇求的說道。

「當然。所以,我來向你表示感謝。感謝你認同我們這種和別人相處的方式。」

說著,鼻環男沖他一笑,手卻開始伸向女孩的身體。

「那麼,把你的女友借給我們玩兩天怎麼樣。」

聽到這句話,男人怒目而視,可身體卻一動不動。

因為,從鼻環男敞開的外衣裏面,他看到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這讓懦弱的男人更加不敢反抗,女孩的表情也變的更加痛苦。

坐在後面的李佚,不由的輕哼了一聲。

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不能保護,這樣的男人也實在是窩囊至極。

看他保持着沉默,鼻環男又趁勢在女人身上摸了一把。

似乎是得到了滿足,留下「軟蛋」兩個字後,鼻環男便把目標轉移到了對面。

坐在這對情侶對面的,是一個穿着還算得體的眼鏡男,身邊帶着個七八歲的孩子。

從他過來調戲女孩,眼鏡男就一直用手捂着孩子的眼睛。

這一舉動,在他看來是對自己行為的反抗。

於是,鼻環男朝同伴遞了個眼色,邁步向那孩子走去。

看他離開去欺負別人,情侶男慶幸自己沒有更大的損失,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李佚望着車廂里的這群人,被打在角落裡的胖子,被威脅的老者,還有幸災樂禍自食其果的情侶,以及即將面臨同樣遭遇的眼鏡男,心中既討厭又憐憫。

他討厭他們的軟弱,麻木,冷血;憐憫他們的無助,弱小。

可是,憐憫並不代表自己要愛心泛濫,討厭也並不意味着冷酷無情。

現在,三個流氓又把臟手伸向了一個孩子。

李佚想起自己流浪街頭的時候,李喬生是怎麼從那片「泥沼」中把自己拯救出來的。

想着想着,他便掏出書包里的筆,一揮手腕,準確的扔到了鼻環男落腳的地方。

那傢伙腳下一滑,差點摔個狗啃泥。

李佚之所以能這麼準確的把筆扔到鼻環男落腳的位置。

是因為李喬生在收養他之後發現,李佚的頭腦十分聰明,卻很難保持專註的去做一件事。這大概和他從小的生活環境有關。

所以,李喬生給他製作了一個飛鏢輪盤,來鍛煉他的專註力。

經過這麼多年,李佚一直都保持着扔飛鏢的習慣。現在不光是扔飛鏢,只要到他手裡的東西,指哪打哪。

鼻環男低頭看着地上不停旋轉的筆,怒火一下就升了起來。

他推開扶着自己的同伴,環視車廂內的眾人,「是哪個王八蛋乾的。」

車廂內,鴉雀無聲。

鼻環男掃過那對情侶,情侶立馬把頭扭向一邊,他又看向眼鏡男,眼鏡男只是緊緊抱着孩子。

而胖男人還蹲在地上哭泣,老者已經被嚇得一動不動。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唯一剩下的李佚身上。

「md,臭學生,這是你自找的。」

看着李佚打開的書包,他馬上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揮拳就沖了過來。

情侶男拉着女友閃到一邊,眼鏡男仍是矇著孩子的眼睛,老頭眼神閃躲的不敢再看,胖男人則已經跑到角落,慶幸着他們不再找自己的麻煩。

眾人等着聽這個學生的慘叫。

就在這時,一個沉悶的聲音突然從兩節車廂的連接處傳來。

「喂,適可而止吧。」

接着,鼻環男像是僵住了一般,全身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李佚看他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抽回了準備格擋的右手。

他以為自己真要和這個傢伙大打一場,連受傷回家的理由都想好了。

只是,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他看向兩節車廂的連接處,「老張叔?」

看到是住在自己隔壁的張青文,李佚又驚又喜。

張青文和李佚的爺爺李喬生一樣,是第三區的點燈人,主要負責堡壘外區域探索和資源搜尋工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