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鎖之復國公主》[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 上卷:今生第四章陌上七夕瀟湘影

農曆七月初七,七夕,相傳是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日子。

親手綉了一個香囊,本來想在這個七夕的日子送給冷依寒的,可是,因為那個悲痛的夢,她都幾乎要將這件事兒忘記了。不過,沒有忘記又能怎樣呢,反正冷依寒已經離開京城了,也不知道什麼呢才能回來。

顏傾雪是皇帝最疼愛的小女兒,一般,公主、王子的封號都是皇上冊封的,但顏傾雪則不一樣,十一歲那年,父皇、母后將其叫道身邊,說既然是皇室子女,就該有一個公主的封號,問她喜歡什麼樣的名字。冰玉,顏傾雪說出了冰玉兩個字,從那以後她便被奉為冰玉公主,居住寢宮也改稱為冰玉殿。所以,在現實生活里,父皇是不會逼她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的,顏傾雪深深堅信這一點,所以,她不斷的告訴自己,那只是個夢而已,夢裏面的情景一定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夏墨拉着顏傾雪出了宮,一路上也是不閑着,變換着品嘗着街邊各種小吃,那個狼吞虎咽的吃相,真的很難想像到她是一個地位尊貴的郡主。

「喂,我說你這吃相也太誇張了吧。」

前面傳來了一個略帶嘲諷的聲音,是梁小越,他和夏墨兩人,都默契的把對方當做自己的死敵,見了面要是不掐一架是不會安心的。當然,打鬧一番後也不會安心。

同梁小越一起的還有一個白衣男子,他生的衣服書生模樣,眉清目秀、氣質儒雅,學識淵博,且又過目成誦之才。那是翼國太子的侍讀,玉涼初。單論文采,他的才情可以與名滿天下的才子冷依寒媲美,不過,與文武雙絕的冷依寒不同的是,他不懂武功,是一個純粹的文弱書生。這樣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同那狂放不羈的梁小越站在一起,還真是不怎麼協調啊。

翼國太子顏沐風是顏傾雪的哥哥,最貴為太子,為人卻很是隨和,絲毫沒有高高在上的架子,都言最是無情帝王家,這對兄妹的感情好的令人嫉妒,太子宮裡經常可以看到顏傾雪的身影,冰玉殿里也時常會響起顏沐風的笑聲。玉涼初十一歲便入宮做了太子伴讀,也經常隨着顏沐風往來於冰玉殿與太子宮之間,時間久了,他對顏傾雪產生了好感,因為知道她喜歡的人是冷依寒,便也只是將那份愛意深藏在心裏,不敢讓他人知道。

「本郡主願意,你管得着嗎?」

伴隨着夏墨那毫不退讓的話語,手上一串兒糖葫蘆兒向梁小越臉上飛去,按糖葫蘆兒在空中連續做着前空翻,用夏墨的話說,那造型,那身段兒,簡直就是不卑不亢。可不管她在把自己的技法吹噓着天花亂墜,結果卻是,那梁小越側了側身,竟將那飛來的糖葫蘆兒給用嘴接住了。然後,又將其拿在手裡,咬了一口,一邊嚼着一邊嘚瑟。

「嗯,不錯,味道還可以嘛,小女巫,沒想到你還挺有品味的嘛。」

「哼,」夏墨測了側頭,得意的笑着,「那還用說,梁小黑,怎麼樣,本郡主的口水味道好不好啊。」

正吃着津津有味的咀嚼着的梁小越,聽到口水二字,立時怔在了那裡,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糖葫蘆兒,目光又轉向一副得意的讓人很不爽的夏墨。

「口,口水?」

「對啊,你不知道嗎,你手上那串兒糖葫蘆兒上的每一顆,都已經被本郡主臨幸過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