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鎖之復國公主》[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 上卷:今生第六章相思紅玉斗紅顏

「啊,那怎麼行,還是叫姐姐吧。」

「那,落煙哥哥,啊不,落煙姐姐,我還有三個好朋友在外面,他們都很想見你,不知可否讓他們進來啊。」

「哦,是嗎,我只看到與你一起的有一個很可愛的姑娘,還有兩個人?是你嗎身邊的那兩個公子嗎?」落煙吩咐之前的那個侍女,「月兒,去將傾雪妹妹的朋友請進來。」

「是,小姐。」

叫月兒的侍女照落煙的吩咐,將門外的夏墨他們也請進了瀟湘苑,幾個人可謂是一見如故,把酒暢飲。顏傾雪、夏墨他們四人一直到天黑才離開,且離開的時候,夏墨、梁小越那兩個無論幹什麼都想分出個高下的傢伙,都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落煙想邀顏傾雪他們留下,可堂堂公主如果夜不歸宿,宮裡恐怕就得派人出來找了,所以,她們得離開,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最終只好她與玉涼初二人,一人攙着夏墨,一人攙着梁小越,這樣艱難的離開了瀟湘苑。

回去的路上,顏傾雪他們四個雨裳了七個黑衣蒙面之人,每個人身上都沒有一把彎刀,袖子上還綁着五隻飛鏢。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玉涼初一邊質問黑衣人,一邊將顏傾雪和夏墨護在身後。

梁小越和夏墨都懂武功,那梁小越更是身手了得,如果他們兩個沒有醉的不省人事的話,去去七個黑衣人根本不在話下。可是,現在他們兩個連站都站不穩了,只剩顏傾雪和玉涼初二人,他們一個是嬌柔的公主,一個是文弱書生,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戰鬥力啊。

黑衣人拔出彎刀,欲向顏傾雪他們殺去,可這個時候,又有一個黑衣人飛身過來,他手執長劍,擋在了黑衣殺手面前,然後,沖他們擺了擺手,黑衣人便收起彎刀,隨着他一起離開了。

還好是有驚無險,黑衣人既已離去,顏傾雪他們也不敢多留,繼續往回走。

因為夏墨醉的很厲害,顏傾雪便便沒有送她回西王府,而是拖着他一起回宮了,她們回去的時候,玉兒正焦急的站在宮門口等候,想來也是,如果她的主子夜裡還沒有回宮的話,恐怕,她的麻煩就大了。看到顏傾雪攙着夏墨踉踉蹌蹌的回來了,玉兒連忙跑了過去,一起攙着醉的不成樣子的夏墨。

「公主,郡主她這是怎麼了,怎麼醉成這樣了。」

「她和小雅這兩個傢伙只要在一起,幹什麼都有比個高低。」

「別走,」迷迷糊糊的夏墨拽着顏傾雪的衣角,「繼續喝,嘿嘿嘿。」

看到夏墨這個樣子,顏傾雪也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雖然很不容易,不過總算是把夏墨給拖到了冰玉殿,顏傾雪給她寬衣脫鞋,把她安置在床上,自己則是坐在凳子上,拿出了那隻親手為冷依寒縫製的香囊,想念着遠方的故人。之前掉落在地上的那封信,玉兒已經撿起來放在了桌子上,顏傾雪看了看那封信,而後喚玉兒去來筆墨,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心情:

依寒,有件事兒想跟你說,今天,我認識了一為叫落煙的姑娘,我很喜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和你很像,望着她就好像看到你一樣。依寒,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啊,到時候,我領你去見她,我相信,你也一定會喜歡上她的。

冷依寒離開的這一段時間,顏傾雪每一天都會去瀟湘苑,短短數日,落煙在她心中已經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她願意向她傾訴自己的心事,自然也會說起心中深愛着的那個男子。顏傾雪說起冷依寒的時候,臉上總會不自覺的浮起一絲幸福的甜蜜,那種感覺讓落煙也會心生一絲羨慕,說待他回來,一定要見一見這位才貌雙絕的郎君,還開玩笑說,見到冷依寒後,沒準兒自己也會情不自禁的愛上他呢。

比起冷漠的皇宮,顏傾雪更喜歡和落煙在一起,雖然自己不惹紛爭,但宮廷里的爾虞我詐她也是見識過了,她喜歡冷依寒,不只是因為他是文武雙全的俊俏才子,更重要的是他的單純善良。她身邊的朋友也都是一樣,無論是夏墨、玉涼初,還是梁小越,他們都是心地單純的人。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