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鎖之復國公主》[冰心鎖之復國公主] - 上卷:今生第六章相思紅玉斗紅顏(2)

p>然而,世事紛擾,並非你不想招惹紛爭便可置身事外的,可能你的善良會被別人利用,你可能會成為別人的一粒棋子,被捲入亂如棋局的陰謀之中。

七月末的一個午後,顏傾雪和侍女玉兒在御花園裡散步,那個時候,正值紫薇花開,花瓣或紅或紫,也有少許白色的,整個花園裡都瀰漫著紫薇花的幽香,天已入秋,置身其間,卻好似春日般幽美。

顏傾雪喜歡紫薇花,因為,紫薇樹下有太多關於美好的記憶,小時候,她與冷依寒便經常在紫薇樹下追逐打鬧,盡情放縱着自己的年少輕狂;長大後,他們也在紫薇樹旁相約,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對面走來一個穿粉色衣裙的的女子,生的高挑嬌媚,那是亦國皇帝一個月前新納的妃子宸妃,名字喚作月宸,二十七歲,是吳王為了在皇帝面前獻媚,特地從南方挑選入宮的美人。兩年前顏傾雪的母親病逝,皇后之位虛空,後宮的妃嬪為了後位進行着你死我活的爭奪,上個月宸妃一入宮便成了皇帝最寵幸的妃子。

宸妃是一個人出來的,身邊並沒有婢女陪伴,她也知道顏傾雪是皇帝最疼愛的公主,便主動上前笑了笑:「這位是花容月貌的美人兒應該就是咱們的冰玉公主吧。」

顏傾雪對宮中的妃嬪並不熟悉,而那宸妃又是上個月才入宮的,所以,顏傾雪並不認識她,只是看到她臉上的媚笑便心生反感。

「你是何人?」

玉兒知道宸妃得寵,怕得罪了她,然後她會挾私報復,便上前行禮。

「奴婢給宸妃娘娘請安。公主,這位是宸妃娘娘。」

宸妃依舊一臉媚笑,走到顏傾雪身邊,伸手撫摸她的頭。

「素聞宮裡有一個貌若天仙的公主,今日一見,果然是個清雅脫俗的美人兒啊。」

顏傾雪可是個不懂的察言觀色,更不會虛偽迎合,而那宸妃居然還動手撫摸自己的頭,這可把那嬌貴的公主惹怒了,她一把將宸妃的手推開,沖她冷笑一下。

「哼,什麼宸妃娘娘,不過是一個小妾罷了,玉兒,我們走。」

「你……」

自己的一張笑臉換來的卻是顏傾雪的冷麵嘲諷,那宸妃自然心有不忿,卻又不能把這位公主怎麼樣,只能暫時忍耐,想着去皇帝面前告她的狀。

當天夜裡,宸妃跑到皇帝顏藝面前,裝出一臉委屈的樣子。

「皇上,今天,今天您的女兒她欺負我。」

「朕的寶貝女兒,你是說冰玉嗎?」

「對啊,白天在御花園遇見她,我好心上去跟她打招呼,她卻說我,說我不過是一個小妾罷了。皇上,長這麼大,臣妾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委屈你,您可一定要給臣妾做主啊。」

「居然有這種事兒,愛妃不要生氣,日後朕一定會好好兒說說她,不會再讓她這樣無禮了。」

宸妃哭鬧着告狀,那顏藝卻根本沒有責罰顏傾雪的意思,宸妃知道自己若在鬧下去,非但無用,反而會惹得皇帝反感,便故作大度。

「其實臣妾也沒有打算讓皇上責罰公主的意思,公主年紀尚輕,有些脾氣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當時臣妾真的覺得有些委屈,所以才會……皇上,您千萬不要責怪公主,此事兒就當臣妾沒有說過吧。」

宸妃態度的轉變果然奏效,顏藝還真以為是她大度,連連誇讚。

「宸妃你果然是個識大體之人啊。」

向皇帝告狀無用,這件事兒只能暫時告一段落,但事情絕不會就此結束,那宸妃一定會想辦法報復顏傾雪的。

八月十四,中秋節的前一天,冷依寒率大軍凱旋,坊間傳聞同他一起的,還有一個生的美麗可愛的將軍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