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之前夫你哪位》[重逢之前夫你哪位] - 第2章 你算什麼東西

雲辭安抿了抿唇,語氣有些諷刺:「陸湛遠,你今晚怎麼忽然回來了?」
這個時間段,前世的陸湛遠已經很多天沒回家。
因為——雲如雪回國了。
陸湛遠的面色罕見的掠過一絲不自然,眼尾掛着一抹不悅,「排卵期需要做什麼,你沒忘吧?」 雲辭安打心底里湧起一絲抗拒,掀起被子就要下床:「我不舒——」 還沒說完,就被陸湛遠高大的身影壓進了柔軟的被褥里,「你沒資格拒絕我。」
男人目光冰冷,「這是身為陸太太的義務。」
說完便面無表情地掀開她的衣裳,大手游弋往上,激起一片難言的顫慄。
雲辭安霎時面紅耳赤,反射性隔着衣服按住他的大手。
卻不想,反而讓兩人距離更深入幾分,陸湛遠手心滾燙的溫度落在她小腹上,幾乎快要將人灼傷。
「迫不及待了?」
陸湛遠唇角一扯,說不清是嘲笑還是戲謔,盯着女人因為羞惱變得愈發嬌艷誘人的唇,忽然生出一絲異樣的情緒,鬼使神差地低下頭去。
和之前待宰的羔羊不同,今天的雲辭安在他看來倒像個帶刺的玫瑰。
這幅有煙火氣息的模樣落在他眼裡,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墨黑的眸子中迅速閃過了一絲亮光。
可雲辭安嚇了一跳。
陸湛遠從未吻過她,床第之間兩人都不過是完成生育任務的機械人,只挑她的排卵期例行公事,自然沒有溫情可言。
現在他竟然,要吻她?
兩人的唇不過分毫之隔,滾燙的呼吸幾乎粘連一處,刺耳的手機鈴聲驟然響起,打破了一室旖旎。
雲辭安瞳孔緊縮,恨意翻湧—— 這是雲如雪的專屬鈴聲!
陸湛遠迷離的神色徹底散去,拿過手機從雲辭安身上起來,「我接個電話。」
見他轉身快步走向陽台,雲辭安內心一驚,他居然跟她報備?
可下一秒,雲辭安目涼如冰:不管前世陸湛遠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雲如雪都是殺死她孩子的兇手。
她一定不會讓這個女人好過。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雲如雪!
很快,陸湛遠回房撿起衣服套上,面無表情地說:「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抬眸,意外撞上女人冰冷得沒有一絲波瀾的眼神,他心裏莫名湧起一股難言的不舒服。
走到門口,他竟然破天荒回了頭:「你先睡,不用等我。」
「嗯。」
雲辭安面無表情地拉起被子躺下,不再多看他一眼,也沒有像前世一樣噓寒問暖送他出門。
陸湛遠臉色更冷了一層,莫名想回頭把這性情大變的女人揪起來,但轉念想到什麼,神色冷靜下來,重重關上門,頭也不回地離開。
到了車上,他迅速收拾心情,想起在家時小女人的奇怪之處,內心的疑問更是被無限放大。
結婚這段時間,他從沒做過對不起她的事,既然是夫妻,他便會對她負責到底。
眸底暗了暗,他一腳油門沖了出去。
次日,雲辭安收拾好去上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