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這虐文女主我不當了》[穿書:這虐文女主我不當了] - 第6章 連動物看到了都要自愧不如呢

抵達顧家別墅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下了。

這處別墅是顧蕭的私人財產,甚至比顧家老宅更富麗堂皇。

顧蕭並沒有跟着下車,把母子倆送到家之後,成武重新發動車子,前往今夜應酬的目的地。

路上,顧蕭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淡淡開口:「楚塵那邊怎麼樣了。」

成武眼中有不忍的情緒,搖了搖頭:「他不肯說,審了四個小時,最後……沒挺過去。」

那種酷刑之下都不肯說出幕後之人,可見楚塵對那人有多麼忠誠。

顧蕭並不意外,在齊老爺子手底下長大的男人,當然有守住秘密的能力。

只是……

楚塵啊楚塵,究竟是什麼人值得你這樣為她賣命呢?

管家收到少夫人回家的通知,早已和僕人們等在門口了。

月嫂接過小嬰兒,一群人擁躉着江以璇進門。

饒是江以璇這種事業有成千萬身家的成功人士,都沒有見過這種像城堡一樣奢靡的住宅。

也是,畢竟現實和小說是有差距的。

嬰兒房也被管家早早地安排好了,主題是海洋,牆壁都是夢幻的海藍色,看起來很治癒。

原著里,顧蕭的管家是少有的尊重並愛護原主的角色,多虧了管家的庇護,原主才不至於被家裡的女僕欺負。

也多虧了前幾天管家去醫院看望她,她才能得到那個關鍵的針孔攝像頭,還有顧蕭的郵箱地址。

顧蕭再怎麼查,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對自己人動手。

怪就怪他敵人太多,單是把這些年樹的敵挨個查一遍,就夠他忙活一陣子了。

江以璇的態度很好:「郭管家辛苦了。」

郭管家和藹地笑了笑:「少夫人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安置好孩子,江以璇到三樓找自己的房間。

具體是哪間原著並沒有詳細描寫,江以璇站在樓梯口,問跟在身後的顧穎:「我住哪間來着?」

顧穎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如實回答:「走廊盡頭的那間。」

「哦,對。」江以璇面色如常地點頭,「哎,生完孩子記性都不好了。」

顧穎:「……?」

生孩子居然還有這種後遺症嗎?

關上房間門,江以璇先逛了一圈,熟悉了環境後才洗漱準備睡覺。

雖然時間還不到八點,但江以璇已經困得腦袋發懵了,窩在被子里閉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秒,她突然記起自己作為母親的職責,像個殭屍一樣掙扎着起床,出門去嬰兒房喂孩子喝了奶,才回房間躺下。

她迷迷糊糊地想:養孩子太折磨人了,為什麼就不能讓她在懷孕之前穿過來呢?

顧蕭回來的時候已經深夜了。

今天的客戶分外狡猾,項目沒什麼進展不說,還給他灌了不少酒,直到現在頭都是暈的。

他揉了揉太陽穴,打開自己房間的門,按亮了燈。

一眼望去,原本平整乾淨的大床上多了一個背對着他的長髮女人。

顧蕭蹙了蹙眉,走到床邊,垂眸看着那熟悉的容顏。

冉清。

……怎麼可能?

冉清甚至不願意看他一眼,又怎麼會這樣毫無防備地躺在他的床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