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這虐文女主我不當了》[穿書:這虐文女主我不當了] - 第9章 就這事?(2)

。」

江以璇表情平靜如水:「你倒是越來越招人煩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嬌嗔,原本清冷的聲調略高一點,像小貓兒似的,聽得人耳朵酥**麻。

顧蕭挑了挑眉,又從褲兜里掏出了煙和打火機,心情不錯的樣子。

「能讓這麼煩我的江大小姐主動等我,我很好奇這件事有多重要。」

江以璇不再廢話,直接問:「你記得霍蘭嗎?」

顧蕭點煙的動作一頓,思考了兩秒,說:「不記得,怎麼?」

「你睡過的姑娘都不記得了?」

「我睡過的多了。」顧蕭故意把煙霧吐在江以璇的臉上,冷笑着,「用江大小姐的話來說,萬人騎,不是么?」

江以璇眯了眯眼,警告:「讓哺乳期的媽媽吸二手煙,你就不怕你兒子將來發育不良?」

「行,你可算是有能耐治我了。」顧蕭又吸了一大口,掐了煙,「就這事?」

「她是你雇的傭人,我覺得她不具備服務業應有的修養,想辭退她。她不聽,說要你親自開口才肯走。」

「辭。」顧蕭逐漸開始不耐煩,「就這事?」

「你不聽她解釋一下么?」

「你以為我很閑?」顧蕭起身,正了正領帶,「下次再因為這種小事煩我,郭管家也不用上班了。」

他知道郭管家和她關係好,這句話有明顯的威脅意味。

江以璇不悅:「郭管家今天不上班。」

顧蕭突然彎下腰,趁着江以璇不注意,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輕笑:「我可以讓他永遠不上班。」

江以璇擦了擦嘴,冷然道:「噁心。」

顧蕭像沒聽到一般,頭也不回地上樓了。

江以璇還是覺得膈應,又拿濕紙巾擦了一次嘴唇,擦到一半,看到從角落裡走出來的霍蘭。

她挑了挑眉。

聽到兩人談話全過程的霍蘭臉色蒼白,咬着唇,泫然欲泣:「夫人,對,對不起……謝謝你……」

她知道顧蕭絕情,但想不到他居然可以這麼絕情。

她該感謝江以璇沒有添油加醋地說些有的沒的,不然的話……

想到某種極端的可能,霍蘭頭皮發麻,冷汗打**背脊。

「道歉和感謝我都接受了,去收拾行李吧,明天找郭管家結算工資就可以走了。」

江以璇打了個哈欠,早就困得不行了,過去拍了拍霍蘭的肩:「最後勸你一句,年輕人要腳踏實地。」

說罷,腳步虛浮地上樓了。

霍蘭滿面愧色,對江以璇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

翌日。

江以璇喂完孩子睡了個回籠覺,再起床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霍蘭已經離開,再和傭人們接觸的時候,江以璇明顯感覺他們對自己敬畏了不少。

江以璇滿意地點點頭。

她要的效果達到了。

顧蕭早已沒了影子,倒是許久不見的顧穎出現在了別墅里。

「少夫人,您醒了。」顧穎神色凝重。

「嗯,怎麼了,有事——」江以璇突然猜到了什麼,停住了問到一半的話。

顧穎點頭,低聲說:「有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