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愛纏婚:爹地,媽咪又跑了》[錯愛纏婚: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10章

第10章
南思一覺從下午睡到天黑,等她醒來的時候,四周一片寂靜。
「寶貝?
你在房間里嗎?」
她喊了兩聲,沒得到回應,心下奇怪,正準備出去看看,門突然被敲響。
一打開,就看到了小傢伙。
南思蹲下身,親昵的蹭了蹭他的小臉:「怎麼沒帶鑰匙呀,去哪裡玩了?」
小年渾身僵硬,承受着突如其來的幸福,忍不住有些發懵。
爸爸出去以後,他憑藉自己模糊的記憶來到這個房間,猶豫許久才敢輕輕敲門,沒想到還真碰上了。
女人拉他的手無比溫暖,她好漂亮,身上也好香,這就是小年想像中媽媽應該有的樣子。
可他同時清楚的知道,自己應該是沒有媽媽的。
想到這兒,他情緒低落,抓住南思的小手又緊了緊。
「怎麼不說話,是不是餓了?
怪我怪我,媽媽等會就帶你去吃飯哈。」
南思臉上閃過一絲歉意,看女兒皺着小臉,趕忙換了一身常服,就帶着小傢伙去了餐廳。
與此同時,凱越酒店一樓的會議室。
安安被盛清澤捉住帶在身邊時,本想大哭大鬧,卻被男人的嚴肅臉嚇的噤了聲。
他們在會議室里對資料,四周低沉的說話聲聽着聽着竟然成了悅耳的助眠曲,安安越來越困,最後不自覺的睡去。
盛清澤不經意間一撇,發現他睡的正香,心裏驀地一軟,於是上前抱起可愛的小娃娃,將他放到了隔壁的臨時休息室,而後正式開始今天的主題。
酒店負責人叫李粵,大約四十歲,帶着金絲邊框的眼鏡,一副標準的精英模樣,就是這麼個圓滑的人物,此刻在氣場強大的男人面前,卻不自覺緊張起來。
「盛總,這是三個月以來本酒店的入住名單和資料,不知您要找的是什麼人?」
盛清澤粗略翻了翻,突然意識到自己一點頭緒都沒有。
江毅查到的消息,只知道這人是個神醫。
性別,年齡,樣貌,一無所知。
見男人不出聲,李粵又試探着開口:「或者說,您還有其他相關信息嗎?」
做他們這行,見過形形**的人,工作時間長了以後,基本也能從第一印象推斷些什麼。
盛清澤淡淡開口,手裡翻資料的動作卻一刻不停:「是個醫術高明的醫生。」
李粵聞言,點了點頭,開始去電腦上精準查找。
作為繞城最高級的酒店,來入住的大多不是一般人,因此資料登記的也會更加詳細。
男人翻着翻着,突然在一頁紙停了下來,他盯着上面的名字——
Jennifer。
不知道為什麼,盛清澤腦子裡首先出現的竟然是女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厭世臉,難以接近,卻有其中複雜的韻味,彷彿天生就該是那個樣子。
盛清澤難得兀自愣神,沒注意到門口一閃而過的小小身影。
安安剛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所在的房間完全陌生,她迷迷糊糊記得,之前好像碰上了爸爸。
看看牆上的時鐘,顯示的時間已是晚上八點,怕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