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愛纏婚:爹地,媽咪又跑了》[錯愛纏婚: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6章

第6章
「瑤瑤姐,就是坐這兒的那個小賤人剛剛在外面勾引你們家浩森呢。」
白瑤瑤咬牙切齒的道:「趕緊找到她的身份號牌,我倒要看看她是哪路賤貨,敢碰我白瑤瑤的男人,我要讓她在繞城待不下去!」
「咔嚓」一聲,南思舉着手機拍下她們將自己手包里東西翻了一地的畫面,「有保安在嗎?
會場里進賊了,在偷我東西呢。」
南思的話,瞬間引來了不少人圍觀,白瑤瑤轉過身來一把拍開了南思的手機:「你胡說什麼,誰偷你東……」
對上南思那張美艷的面孔,白瑤瑤的聲音戛然而止,她先是一愣,反應過來指着南思鼻尖怒罵:「好啊,原來是你這個小賤人,我還正滿世界找你呢,你竟然敢自己送上門來!」
她拿起桌上的手包便朝南思砸了過去,南思後退了半步躲開,饒有趣味的看着她發瘋一般朝自已撲過來的模樣。
然而還不等她碰到南思,便被盛浩森沖了過來拉開:「白瑤瑤,你發什麼瘋,我都說了我跟這位小姐沒什麼,再給我丟人現臉你就滾回家去!」
「你凶我?
盛浩森,你憑什麼凶我,你知不知道這個賤女人中午在機場怎麼羞辱我的,她不僅說你給我買的那件Jennifer設計的高定風衣是假的,還打了我一巴掌!」
越來越多的人湊了過來看熱鬧,盛浩森表情一凝,眼神心虛的閃爍了幾下子。
南思精準捕捉到了他細微的表情,故作無辜的道:「可你穿的本來就是假貨啊。」
「你住嘴。」
盛浩森厲聲斥道,他雖在意美人,可比起美人,他作為男人的尊嚴在此刻更為重要,「瑤瑤的那件風衣,是Jennifer親自送我的,絕不可能有假。」
「知道你們小姑娘虛榮喜歡賣弄,但要是不識貨,還是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盛浩森故作大度的道,「來者都是客,你一個小姑娘我也不為難你,好好跟瑤瑤道個歉,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他自以為風度的做派落在南思眼裡顯得格外裝腔作勢,「我要是說不呢?」
「既然給你臉你不要,那也怪不得我們了。」
白瑤瑤以為盛浩森是在給自己撐腰,氣焰瞬間囂張了起來:「來人啊,給我把這個女人抓起來,我要好好教訓教訓。」
會場四周迅速出現一群黑衣安保,將南思團團圍住。
南氏集團易主後,南家一切包括南崇山的宅子都落入白瑤瑤一家的手裡,今天這場拍賣會,也是由白家創辦。
安保上前一左一右桎梏住南思的手臂,白瑤瑤慢悠悠走到她面前,眼裡閃爍着興奮的光:「你說我的風衣是假的,我看你這張臉更假,你臉上一定做過不少項目吧,不知道我這巴掌下去,你的臉會不會歪啊?」
看着白瑤瑤朝自己揮來的手臂,南思雙手攥緊成拳,正要施力掙脫開身旁兩人時,忽然有人先一步大力握住了白瑤瑤的腕。
「咔嚓」一聲,空氣里傳來骨骼錯位的脆響。
「啊——」白瑤瑤尖叫出聲,痛得五官擰作一團,表情猙獰。
「Jennifer小姐是盛清澤盛先生的貴客,我們先生說了,誰為難Jennifer小姐,就是跟他過不去。」
江毅放開白瑤瑤,面無表情的說完後,後退了幾步。
盛浩森聞言有瞬間恍惚,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她也叫Jennifer?
南思神色微妙,盛清澤這個名字她並不陌生,十八歲接管公司,以雷霆手腕震懾住繞城商圈一眾老狐狸,年紀輕輕便登頂商圈巔峰,手眼通天乃至繞城無人敢惹;二十三歲隱婚生娃,據說閃婚閃離,現在一個人帶着四歲的兒子生活,身邊想要往上湊的女人多到如同過江之鯽。
不過這些都是傳聞,南思真正與盛清澤有接觸,是還在國外時,他們盛世集團朝她拋出的橄欖枝,南思當時拒絕的乾脆,本以為不會再跟這位商圈大佬有所牽扯,沒想到他今天竟然會幫自己出頭。
正思忖間,南思沒注意看熱鬧的人群自動分成了兩邊,讓出一條路來。
男人身形頎長,西裝外套隨意搭在臂彎,落拓的黑襯衣下,肩寬腰窄,精健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五官冷硬的俊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深若黑曜的雙瞳像一汪寒潭,只一眼便叫人背脊生寒,被壓迫感強烈的彷彿要窒息。
南思似有所感知一般掀眸望向他,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