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 - 第2章 向她提出離婚

面前的男人目光陰冷,居高臨下地怒視着她,「她本來在國外,病已經治得基本痊癒,今天到醫院來做複查。」

「若不是遇到你,她怎麼會舊病複發,突然暈倒?」

「你說的那些話,是故意的吧?」

原來,他今天突然出現在醫院裏,是陪他的白月光看病的。

他並非冷血動物,只是他的溫柔與關心全給了那個女人。

而沒有留給她絲毫,即便有,也是虛情假意,做給別人看的。

「故意的又怎樣?我是你的妻子,她公然在大眾場合之下纏着我老公,難道我就不能有所反擊?」

光着腳,藍歆站在冰冷的地板上,雙手反抱住自己的手臂,眼眶微紅地向他喊道。

「好!很好!你終於承認了!」

洛斯彥目光狠戾地緊盯着她。

「妻子?別忘了,當初你做的那件事!如果沒有你突然出現,我早就和語彤在一起了。」

「現在是,馬上你就不是了!」

淚水不停在眼中打轉,雖然藍歆已經做好思想準備,但還是無比傷痛地問了一句。

「你要和我離婚?」

男人沒有一絲猶豫,「是!語彤現在已經回來了,我們的婚姻沒有必要再維持下去。」

「好!」藍歆面容平靜,逼着自己把淚水往肚裏咽。

聞言,洛斯彥微微蹙眉,她就這麼簡單地同意了?

婚前,她不是告訴爺爺,對自己一見鍾情嗎?

這兩年,她千方百計地討好他,不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讓自己愛上她?

他還以為她會哭着和自己大鬧一場。

洛斯彥心中莫名升起一抹煩躁,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良久。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如墨的劍眉皺了皺,向房間內掃視一圈。

最後落在沙發上,抬腳便向那邊走去。

只見他拿起藍歆的包,快速打開,向里查看。

「你幹什麼?為什麼要翻我的包?」藍歆心中一震,向前走兩步,又忽然停了下來。

「下午的檢查單呢?」洛斯彥抬眸瞟向她。

偷偷舒了一口氣,藍歆迎上他狠戾的目光,低聲回道:「扔了!」

「扔了?但願你沒有騙我!」洛斯彥快速向她走過來,拿起床邊的衣服甩給她,「快把衣服穿上,跟我去醫院!」

藍歆接過衣服,依然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

「為什麼?你不說明原因,我不會跟你去的。」

這丫頭今天是怎麼了?與往日那個乖巧溫順的形象大相徑庭。

低頭看了一眼腕錶,洛斯彥不耐煩地走向前,強行把她的睡衣脫掉,迅速把方才扔給她的碎花長裙套在她身上。

彎腰扛起她,邁着大步便向樓下走去。

「洛斯彥,你混蛋!你到底要帶我去做什麼?快放我下來!」

任憑藍歆如何在他後背拍打,洛斯彥都沒有停下腳步。

走到門廳時,頓了一下,低頭從鞋架上為她隨便拿了一雙鞋。

把她穩穩地塞進后座,並親自為她扣上安全帶。

洛斯彥轉身走向駕駛位,發動車子,向醫院奔去。

車後的女人卻並不老實,伸出雙手不停地向前夠,拍打着洛斯彥的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