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 - 第4章 他為何要那樣做

聞言,夏青青心中一驚,兩隻大眼睛瞪得圓溜溜的,連忙拉她坐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快說來聽聽,真是急死人了!」

藍歆坐下後,輕抿一口面前的果汁,便把安語彤提前回國以及自己意外懷孕的事情都低聲告訴了她。

「什麼?事情怎麼會這麼巧?」夏青青聽完,難以置信地看着她,「不對呀!歆歆,你不是說你一直在吃避孕藥嗎?怎麼突然就懷孕了?」

低頭沉思片刻,藍歆白皙的小臉上飛上幾抹紅雲。

「我也不知道!」

忽然,她想起一個多月前那一次,他公司有事走得太急,沒有親眼看着她把葯服下去。

而她自己也忙着去上班,可能忘服了。

夏青青若有所思地低下頭,忽又一臉不解地看向藍歆。

「歆歆,有一件,我一直不明白。洛斯彥他既然不喜歡你,也沒打算和你長期維持婚姻,為何還要經常和你做那事。這不是很矛盾嗎?」

夏青青不僅是藍歆的閨蜜,還是她的高中同學,她們是無話不說的知己。

藍歆身上所經歷的一切,夏青青都很清楚。

也只有她才能說出這樣的話,而藍歆自當不會生氣。

因為她知道青青之所以這麼說,是在幫她分析問題,並沒有嘲笑她的意思。

「他……他,其實這個問題我也很困惑!」藍歆小臉羞得透紅,床幃之事,她也不能盡數都告訴夏青青。

他倆第一次,是被下藥所致。後來發生的都是洛斯彥在醉酒狀態下的行為。

他每次都很強勢,如狂風暴雨般向她襲來,幾乎沒有前奏,好似要在她身上索取什麼。

「青青,這個問題我們就暫且不要討論了。你快幫我想想,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哎!真是造孽呀!這個洛斯彥眼瞎嗎?我們歆歆這麼漂亮優秀,他為什麼就不喜歡呢?」

夏青青一臉心疼地輕撫藍歆的面頰,眸光轉動了一下,接著說道,

「他那個白月光回來後,洛斯彥有沒有向你提出離婚?」

「昨晚提了!」藍歆眸光低沉。

「只是提了,不是還沒簽協議嗎?等等看,或許事情還有轉機!」夏青青拉住她的小手,安慰道。

藍歆從中學時就暗戀洛斯彥,這事自己早就知道。她好不容易與他再次相遇,並成功嫁給了他。

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這份姻緣。

「轉機估計是不可能的!」藍歆於是把昨晚洛斯彥逼着她為安語彤輸血的事也全盤說了出來。

聞言,夏青青氣得面紅耳赤,在心中把洛斯彥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這真不是人都做出來的事。

丈夫竟能逼着原配給小三獻血,看來這洛斯彥就是活脫脫的渣男呀。

不行,這樣的男人即便是高富帥,也必須要把他一腳踹開!

低頭喝了一口冰爽的果汁,夏青青把心中的怒火壓了壓。

盡量不讓那些罵人髒話,從她嘴中蹦出來。

畢竟洛斯彥是藍歆喜歡了八年的男人。

「歆歆,洛斯彥這事做得實在太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