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 - 第6章 他是洪水猛獸?

倏地,洛斯彥拿出手機,撥通了助理的號碼。

「喂!你現在到瀾海會所來,把我的車開回去,我喝酒了!」

藍歆一聽,連忙打斷他,「等等!我可以!」

她可不想讓江助理過來,看到他們難堪的樣子。

估計她此刻的嘴唇應該也是紅腫的。

擰眉看向她,洛斯彥好似在問:你真的可以?

藍歆目光堅定地向他鄭重點頭。

「你不用過來了!」洛斯彥果斷地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江昊心中一驚,方才那女人的聲音怎麼聽着像是夫人。

總裁不會是和夫人一起出去了吧?而且還喝了酒?

江昊的臉上不禁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半個小時後,藍歆扶着洛斯彥緩緩走進別墅。

他的身體很沉,幾乎一大半的重量都壓向自己。

方才在瀾海會所內,他一路拉着自己走到地下室,步履沉穩,一點也不像喝醉酒的樣子。

難道那時是硬撐着的?還是酒勁才剛上來?

來到二樓卧室後,藍歆先把洛斯彥扶到沙發上坐下,自己則走進衛生間,為他放洗澡水。

洛斯彥本來也只是微醉,洗完澡後,酒已經醒了大半。

待藍歆洗漱完,走出衛生間時,看到洛斯彥半躺在床上,五官俊美,神情專註地看着手中的書時,竟有一瞬的恍惚。

他這是在等自己一起入睡嗎?

結婚兩年,自己的記憶中從沒有過這樣的畫面。

這裡雖是他們的婚房,但洛斯彥並不是每天都回來。

一周回來一到兩次,幾乎都是在她睡着之後。

好似例行公事一樣,做給爺爺看。

他突然就這樣地躺在床上,藍歆卻有些很不適應。

「你準備在那兒站一夜嗎?」男人抬眸,目光深邃地看着她。

「啊?哦!」藍歆心中一震,這才邁腳向床邊走去。

小心翼翼地掀開薄被上了床,藍歆輕輕躺下,不自覺地向床邊挪了挪。

餘光瞥向她的動作,洛斯彥驀然把手中的書甩在床頭柜上,一臉煩躁地注視着她。

「你就這麼怕我?難道我是洪水猛獸嗎?」

有時還真的是。

藍歆在心中想着,但此話她可不敢說出口。

她現在可懷着身孕,最好不要刺激他。

然而她的沉默並沒有讓男人心緒平靜,反而更激起他內心的征服欲。

他一個快速翻動,便將她禁錮在身下。

藍歆驚詫地身體一僵。立即明白,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

「洛斯彥,我……我今天不舒服,求求你放過……放過我,好嗎?」

在空隙之間,藍歆連忙向他央求道,聲音中夾雜着幾抹卑微之意。

放過?當洛斯彥聽到這兩個字時,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加重了動作。

藍歆身體不斷地顫抖,無助的淚水順着眼角流進了髮絲內。

她突然面容痛苦地開口說道:「洛斯彥,你不用去醫院看看安語彤嗎?」

聞言,洛斯彥身體一頓,停了下來,他眸光鋒利地睨着她。

「你就這麼想把我推給別的女人?」

他用力捏住她瘦弱的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