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帶球出逃!前夫日日纏着我要復婚] - 第6章 他是洪水猛獸?(2)

腕,當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淚水,才緩緩鬆開,翻身下床。

「好!如你所願!」

說完,便甩門而去。

藍歆蜷縮在床上,任由淚水肆意無聲地流淌……

*

醫院單人病房內,一片漆黑,安語彤躺在病床上,正看着手機發獃。

她方才打了幾遍電話給洛斯彥,一直處於關機狀態,難道是手機沒電了?

他此刻在哪裡?不會是在家吧?正抱着那個女人睡覺?

一想到這些,她就嫉妒得發狂。她現在已經回來了,絕不能允許這種事情再繼續發生下去。

她必須要採取行動,把那個女人儘快趕出洛家。

突然,病房門前有一個高大的身影閃了進來,幾步便走到床邊,欺壓在她身上。

「斯彥,是你嗎?」安語彤心中一陣竊喜。

上方的男人身體一滯,翻身下床,聲音幽冷。

「你覺得洛斯彥他會對你如此熱情?」

「斯宇?怎麼會是你?」安語彤心中一驚,不自覺地將被子向上拽了拽。

「為什麼不能是我?別忘了,如果沒有我的幫忙,你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洛斯宇語氣中夾雜着一絲怒意,「回來這幾天,為什麼不和我聯繫?」

安語彤眸光流轉,連忙陪着笑臉道:「你看,我這一回來就躺在醫院裏,哪有時間跟你聯繫呀?」

「哼!我看你是一見到洛斯彥,就把我忘了吧?」洛斯宇目光陰冷地凝視着她,

「我來是想提醒你,我們現在可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你可不能過河拆橋!我洛斯宇也不是那麼好利用的。」

慌忙拉住他的手,安語彤聲音嬌柔地說道:「斯宇,看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會把你忘了!」

「最好是這樣!」洛斯宇拿起她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你這到底是真的病了,還是苦肉計?」

「本來是苦肉計,結果正好趕上哮喘病複發。」安語彤頓了一下,聲音幽冷,

「這樣也好,我本來病就沒有好透,這樣斯彥也就不會懷疑,還能把責任很好地推到藍歆身上。」

輕輕笑了一聲,洛斯語親昵地捏了捏她的臉蛋,「你個小狐狸,越來越聰明了!這苦肉計演得不錯,一箭雙鵰!」

見他情緒轉暖,安語彤突然眸光閃動,嬌滴滴地說道:「斯宇,眼下我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你說!」

「你幫我查一下,前天上午,藍歆在這家醫院看病,掛的是哪一科?」

瞳孔微微地縮了縮,安語彤眼前浮現出那日藍歆收起檢查單時,眼神中忽閃而過的一絲不自然。

直覺告訴她,這件事應該沒那麼簡單。

「好!」洛斯宇臨走時,低頭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吻了吻。

門被關上的一瞬,安語彤拿起床邊的面巾紙用力地擦了擦,眼中瞬間蓄滿了淚水。

斯彥,為了能夠和你在一起,為了我們兩人的未來,我不得已才這麼做,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衷!

翌日,藍歆剛被鬧鈴吵醒,走進洗漱間,便接到了夏青青的電話。

「歆歆,你怎麼樣?昨晚是不是被驚嚇到了?洛斯彥有沒有為難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