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小賢王》[大宋小賢王] - 第3章 棍打潑皮(2)

腳。

挽起袖子,潘金蓮露出一雙**的手臂,隨着她身子下灣,領口深入的一對渾圓也映入武青的眼帘,幾乎令他把持不住。

「娘子,天色已經不早了,咱們也該歇息了。」

給武青洗完了腳,潘金蓮站起身。

許是蹲的時間有些久了,潘金蓮微微嬌喘,她的這副樣子更加誘人。

拉住潘金蓮的玉臂,武青輕輕的摩擦着。

與武青如此親密頓時便讓潘金蓮面頰羞紅,當真令人垂涎欲滴。

「大郎,你我不是約定好了嗎,什麼時候奴家準備好了再與你做真正的夫妻。」

溫柔的將手抽出,潘金蓮低聲言道。

沒想到武大郎和潘金蓮之間還有這種約定,武青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現在的潘金蓮還無法真正的接受武大郎。

一個差勁的男人又如何能得到女神的青睞,即便今日的武大郎已經變得有所不同,但卻依舊不能走進潘金蓮的內心。

點了點頭,武青未說什麼,但他卻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讓潘金蓮真正的愛上自己。

上了樓,武青獨自躺在木床之上,想着今後的事情,不知不覺便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武青感覺自己燥熱無比。

原本天氣就十分炎熱,再加上武青又喝了不少的酒,所以現在的他十分難受,只想好好的洗一個涼水澡。

來到後面的小院子,武青見牆角處有一缸水,迅速便脫了個精光跳進缸中,舒服的感覺令他如沐春風。

可還沒等他舒服多久,小腿上猛然傳來一陣劇痛,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咬住了他。

伸手往下一抓,武青就扯出了一條像蛇似的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條嬰兒手臂粗細,漆黑如墨的鱔魚。

一般的鱔魚都是黃色的,這種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那鱔魚兇惡無比,及時被武青抓着依舊想要對他攻擊,嘴裏的尖牙在月光的照射下看着十分恐怖。

「嗖」。

忽然,鱔魚掙脫了武青的掌控,一口咬在了他的胸口。

武青疼的齜牙咧嘴,想要將那東西拽下來,可鱔魚卻死死的咬住他不鬆口。

情急之下,武青抓住鱔魚身子,張嘴便咬了下去。

慌亂之中,武青也不知道咬在瞭望月鱔哪裡,一個珠子似的東西從鱔魚的傷口處溜出,掉進了武青的嘴中。

沒有準備的武青把那顆珠子咽進了肚子,隨即他就感覺到有一股氣在他的身體里亂竄,最後鑽進了他的小腹。

「好熱,好難受。」

那股氣停留在武青的小腹之內,他立刻就渾身燥熱,身體彷彿要着火了似的。

一把扯掉已死的鱔魚,武青整個人都浸入了水缸之中,好一會兒才感覺好受一些。

「瑪德,洗個澡都能被鱔魚咬,真你妹的晦氣。」

拎着那條已死的鱔魚回了屋子,武青心想這東西可是大補之物,明天紅燒着吃。

說來奇怪,自從咬了鱔魚之後武青就感覺不到天氣的炎熱了,這一覺睡的十分舒服。

次日清晨,武青早早的買回了許多菜肉,開始在廚房忙活。

因為有了動力,所以鄆哥也來的很早,晌午將至,兩人弄了一大鍋的麻辣香鍋。

經過昨日的售賣,再加上鄆哥又找了他那些朋友幫着宣傳了一番,所以今日來買香鍋的人就更多了,排了很長一隊。

「都給我滾到一邊去,沒看到大官人來了嗎,瞎了你們的狗眼。」

武青賣了一會兒,排隊的人忽然被撞散了,幾個衣着不凡的人徑直來到了攤位之前。

為首一人頭戴公子巾,身着淡金色長衫,手裡拿着一把白紙扇輕輕的扇着。

他的身高足有一米八左右,相貌端正,氣質不俗,一看便知是富貴之人。

在他身側跟着兩個年紀略大一些的傢伙,其中一個面帶陰柔之氣,就連走路都如女人一邊扭捏。

而另外一個則是滿臉的乖張,剛剛推撞排隊之人的便是他,想來是這陽谷縣的潑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