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開局逃婚郡主》[大唐:開局逃婚郡主] - 第2章 青絲

聽了壯漢念的詩以後,蘇瑾頓時無語了,這也叫作詩?

可就這樣的詩,台下還有人鼓掌!也許他們是覺得這種低俗的詩很對胃口吧。

蘇瑾決定,待會好好的讓這些人明白一下什麼叫詩。

要知道他腦子裡的唐詩、宋詞的可不止300首。

西北這個地方比起中原來說,這裡的文化水平普遍要低很多,大多人都是以騎馬射箭習武為主,但偶爾也能冒出幾個有真才實學之人。

「下面有請武州武都郡刺史之子,張凡公子上台作詩。」

接着很快又上來一個拿着摺扇的白衣張公子,他上台之後首先便是對着主持擂台的管家行了一禮。

這位公子相貌平平,賣相卻是極佳,腰間還掛着一塊晶瑩剔透的玉佩,應該是價值不菲。

「你那也叫詩?」張公子有些不屑的看了這突厥壯漢一眼。

礙於這位張公子的身份,突厥漢子倒是不敢說什麼。

親王有女多情思,小婢弄情借艷開。靜吟心弦卧玉琴,秋分月落懷中圓。

念完詩句以後,聽着下面發出的各種叫好之聲,這位張公子悠然自得的笑着。

在蘇瑾看來,這詩還是爛到了極點,連押韻都沒有,居然還有這麼多人叫好,估計也只是礙於他老爹的面子叫了幾聲好。

接着又上來了幾位什麼縣令的公子來打擂,他們唯一的相同點,便是對着這位管家抱拳行禮,似乎都非常尊重這位老管家。

管家聽了他們的詩後,卻暗中的搖了搖頭,表示沒戲。

不過萬事也不一定,自己身後的那位主子性子倒是古靈精怪得很。

「下面有請,蘭州金城郡刺史之子,王玉公子。」

王公子上台以後,對着管家行禮以後,便用玩味的目光看了一眼張公子,顯然倆人彼此都不感冒。

似乎在台下便早早作好了詩,所以上台之後張口便能作出詩來。

歸年何意痴情種,百畫難消萬里侯。碧柳初明江紫岸,幾過繁華載悲休。

王公子念完以後,頓時傳來了比先前還要熱烈的掌聲。

「我這首何啊?」

說完以後王公子便對着張公子投去一個挑釁的目光,並諷刺就那文學水平,還是回家騎馬射箭吧,裝什麼文雅人啊,他的話使得後者面色鐵青。

台下的穆天齊眼睛一眯,我倒是小瞧了這些人啊。

想不到這西北蠻夷之地,還是有些文化人啊,雖然這詩不怎麼樣。

很明顯這王公子的詩更高一籌,而那張公子只得便面色難看的走下台去。「下面有請蘇瑾,蘇公子上台王打擂。」

待家丁說完以後,一個小廝模樣的青年便走了上來,接着便提起了毛筆。蘇瑾看着眼前的白紙,心中嘿嘿一笑,隨即行雲流水、龍飛鳳舞的在白紙上寫了起來。

蘇瑾以前倒是學過一些毛筆字,所以寫起來楷書字體,倒不至於有多難看。

見蘇瑾收筆之後,管家便對着蘇瑾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而蘇瑾在對着管家點點頭後,又對着那位王公子點頭示好。

王公子估摸着這小廝模樣的青年,也是寫不出什麼好詩來,所以對於蘇瑾的示好,王公子也就不吝惜的對他回了個微笑,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嘛。接着蘇瑾便對着所有人讀了出來。

《一人心》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情許一生伴,執手不相棄。

這首詩看似簡簡單單,卻表達出了詩人對愛情的崇尚。詩中勾畫出了一個用情至深的男子,在對待愛情上他一心一意,白頭偕老,水不分離。

前兩句是出自漢代卓文君的《白頭吟》,穆天齊隨便東拼西湊的湊出了一首詩

管家將倆人的詩,遞給了一個家丁,接着家丁就拿着倆人的詩詞消失在後台。

似乎裁判並不是管家,而是另有其人,所以讓台上的兩人稍等片刻。

不一會家丁再次回來,對着家丁附耳低語道,雖然蘇瑾要稍勝一籌,但王公子的身份不簡單,所以只能以平手來判。

「此次為平手!」

聽到管家的宣布之後,王公子仔細的打量了蘇瑾一番,這不經讓他想到,這小廝不會是哪個有名的才子偽裝的吧?

可是他又沒見過這麼一個人啊,時間容不得他多想,只能在作一首,並看他接下來到底如何贏自己。

這位王公子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蘇瑾,隨後收起之前的輕視姿態,認真沉吟片刻後便提筆寫了出來,並說道:我倚窗前思紅顏,喜雨漫灑串珠簾。歡舞翩翩飄倩影,你笑嫣然似花仙。

蘇瑾眉頭一挑,這是認真了嗎?顯然這一次,他寫出了一首勉勉強強能看的詩,讓蘇瑾有些刮目相看。

蘇瑾微微一笑,看來這次真要拿點墨水出來了,關於愛情的詩,他這還真有一首出名的詩句,決定讓這些不懂情詩真諦的人漲漲知識。

那就是電影《倩女幽魂》之中,徐克導演所改編的一首詩。

《十里平湖》「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