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開局逃婚郡主》[大唐:開局逃婚郡主] - 第2章 青絲(2)

。對月形單望相護,只羨鴛鴦不羨仙。」

蘇瑾念完以後,下面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嫣,就王玉與張凡倆位公子都呆愣住了,似乎在回味這詩的意境。

這首詩完美的表達出了詩人對愛情的憧憬,寧做比翼雙飛的鴛鴦,也不願做那高高在上的神仙。

那個少女不懷春,她們做夢都幻想着,這種美滿的愛情。而且詩中的對月形單這一句,表示說詩人是孤身一人?

所以在眾人回過神來之後,在場大部分的少女與異族女子,都是眼帶桃花的看着蘇瑾,甚至有些少女激動的尖叫着。

「啊,啊,蘇公子我願嫁給你!」

「啊啊,蘇公子你是我心目中的痴情郎。」這首情詩所造成的效果,轟動了台下所有圍觀的觀眾。

一邊是刺史之子,一邊只是一個小廝。雖然西北王府的管家也是覺得這是首好詩,不過他有些拿不定注意。也還好他只是主持而已,真正做主的人在不遠處的閣樓之上。

所以管家便讓一個家丁拿着倆人的詩,去給幕後的主子通報一聲,看看究竟將誰淘汰下去。

金城最高的酒樓叫做「醉仙樓,醉仙樓共分為九層,按照不同的階級登臨不同的樓層。

而那家丁拿着詩擂上倆人的詩,迅速到達了第九樓,在九樓的樓梯之處,卻站着兩個帶刀侍衛。

侍衛接過家丁遞來的詩後,才轉身敲門進入房間,至於那位家丁似乎根本沒資格進入房間,只能恭敬的在房門外等候。

「只羨鴛鴦不羨仙。」

水生的神仙也不做,卻崇尚有限生命中那短暫的愛情。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對素昧蒙面過的我,做出這樣的詩來?至於王公子寫的那首詩,她看了一眼後,便撕了。

醉仙樓第九層,靠近窗檯處的桌子上,坐着一位少數民族打扮的少女,並在她周圍站着一一些丫鬟和幕僚。

雖然衣服和維吾爾族的少女打扮得差不多,但衣服的用料卻是極其高檔華貴,就連頭上的帽子,都是雪白的貂皮帽做成。

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在其白皙無暇、膚若凝脂的俏臉上,有着一雙楚楚動人的杏眼,彎彎的柳眉。

在那雪白的貂皮帽檐下,是一張傾國傾城的臉,並露出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靈動的眉宇之間,卻隱然透着一股刁蠻任性。

她認為自己的婚姻就應該自己做主,讓那該死的政治聯姻見鬼去吧。

那小廝雖出身卑微但卻易於掌控,拿來做擋箭牌再好不過了,並且自己隨時都可以休了他。

「有點意思啊,就選他吧!」

少女壞笑着看向擂台上,那弔兒郎當的小廝。似乎除了拿他做擋箭牌之外,還想到了一些其他有意思的事。

「郡主三思啊!

聽到少女決定選那小廝做夫婿,她身邊的幾位中年幕僚全部上前謹言。原來這位少女,便是西北王府的郡主。

「怎麼,你們只聽我父王與我兄長的話嗎? ”郡主喘起茶杯,使得手上的鈴鐺發出了鈴鈴的響聲。

聽到她的話後,眾人全部惶恐的匍匐在地。郡主見狀,有些不耐煩的擺擺手,示意他們趕緊起來。

蘇瑾與那王公子都站在台上等待着宣判,蘇瑾一點也不擔心選不選的上,反正有飯吃就行了。

至於招募的是什麼,在他看來不外乎就是一些家丁啊、書童啊、或者王府幕僚什麼的,要不是這些的話,難道還以詩招親嗎?

而蘇瑾一旁的王公子彷彿智珠在握,一點也不擔心對面的小廝會勝利。文採好又能怎麼樣,難不成西北王府的郡主會看上一個小廝?

家丁很快便回來了,並對着管家附耳說了一些什麼,使得管家臉色頓時微微一變,隨即便恢復正常。

「此次的勝利者為」

「蘇瑾!」

管家宣讀完畢以後,王公子與台下的張公子臉色立馬變的鐵青。

隨後王公子狠狠一揮衣袖,便憤然下台。天算不如人算啊,對於西北王府郡主突如其來的招親,本以為自己可以在那些還未趕來的競爭對手之前,就博得頭彩。

可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氣的王公子與張公子臉都青了。

他心中冷笑道,不過就算贏了又能怎麼樣,金城郡主能不能看得上那粗布麻衣的小廝,還是個問題呢。

要知道這金城郡主,可不是第一次選婿了,只是每次都沒有結果。

可是他們卻萬萬沒想到最後金城郡郡主還真看上這小廝了。

「郡主說了,此次的以詩招親到此結束!」蘇瑾撐了懶腰,等了好久,終於可以吃飯了啊。

比詩招親?因為餓的暈頭打轉了,所以蘇瑾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西北王府的郡馬為蘇公子!」

待管家再次宣布後,蘇瑾就像中了定身術一般,瞬間僵硬住。

郡主居然選擇了這個最下等的平民小廝?在場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雞,包括蘇瑾。彷彿時間在這一刻便定格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