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開局逃婚郡主》[大唐:開局逃婚郡主] - 第7章 千里送鵝毛(2)

,也該回去了!」蘇瑾聽後,暗自白了他一眼,並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我看是你開心還差不多,我可是一點都不開心!

李雨潼到了王府外,準備進入大門之時,似乎察覺到蘇瑾並未跟來。

她不由轉過身一看,才發現蘇瑾躲在遠處的木柱下,正對着自己揮手道別,接着便孤零零的轉身離去。

「喂,你別走啊!」李雨潼立馬追了過去,卻發現蘇瑾早已失去了蹤跡。

正打算繼續去尋他,王府里的管家德福,帶着一群侍衛出來迎接她回府了。李雨潼無奈,只好就此作罷。

但在轉身回府的那一剎那,心中隨即升起了一股莫名的難過,這感覺充斥在了她的整個心間。

王府之中,李雨潼看着滿桌平時愛吃的菜,卻沒有一點胃口,就這麼傻傻的坐着,似乎在想些什麼。

李晉掃了一眼李雨潼,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雖然他默認了那小子做夫婿,但默認卻不代表承認,想要得到他的承認,目前還有些不可能。

反正李雨潼也只是和他私自拜堂,並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拜的。如果李雨潼厭惡了,隨時都可以不認這門看似胡鬧的親事。

正所謂,進可攻,退可守。李雨潼看着眼前的飯菜,心裏卻想着其它的事。

「也不知道那小賊,有沒有錢吃飯。」

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蘇瑾孤零零的坐在凄冷街道旁,靜靜的看着星空,一絲涼意襲來使他抱緊了雙膝。

街道像一條波平浪靜的河流,蜿蜒在濃密的樹影里,只有那些因風雨沙沙作響的樹葉,似在回憶着白天的熱鬧和繁忙。

明鏡般的月亮懸掛在天空,把銀色的光輝譜寫到大地上,稀疏的星星歡快地閃爍着。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目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大概和李白寫《靜夜詩》的時候,是一樣的心情吧。

小說中的主角穿越之後,都會有自己的金手指,而我卻沒有,哎!

蘇瑾無奈嘆息一聲,接着將腦袋埋進臂彎之中,緊縮成了一團。

「郡主,王爺會發現的啦!」

西北王府之中,丫鬟小雨此時正勸阻着,執意要翻牆出去的李雨潼。正當倆人極力拉扯之際,幾名黑衣侍衛突然出現在了圍牆之上。

他們在見到是郡主李雨潼之後,便鬆開了握住刀柄的手掌,並從牆上落下,單膝跪在了李雨潼面前。

「我要出去,誰攔着我,我就殺了誰。」

李雨潼冷哼一聲,嚴厲的警告幾人一遍,可是黑衣人還是跪在地上不肯讓開,就連丫鬟小雨也跪下身來,祈求李雨潼不要出去。

西北王李晉給他們下了死命令,晚上誰也不準出府,白天就算李雨潼出府,也必須大隊人馬或者暗中保護,因為邊疆的突厥人又有些蠢蠢欲動了。

「信不信我殺了你們!」不管李雨潼如何厲聲說道,侍衛們與丫鬟小雨都不肯起來,氣的李雨潼咬牙切齒。

雖然嘴上說的要殺了他們,但實際上李雨潼並不會動手。

如果真動手殺這些忠心耿耿的侍衛,這無疑會寒了將士們的心。

「半個時辰,我就回來!」

李雨潼沒辦法只好服軟,幾個黑衣侍衛明顯不想真得罪郡主,便答應了李雨潼半個時辰,但他們表示要隨行保護,李雨潼無奈的點點頭。

李雨潼雙足輕輕一點地,整個人猶如身輕如燕、離弦之箭一般,躍向了圍牆旁那棵高四米的榕樹。

腳尖剛碰到樹杈,便再次借力一踏,身形凌空向上旋轉,緊接着,便到達了六七米高的圍牆之上。

幾名黑衣侍衛不由想到,郡主的輕功似乎精進不少,下次不需要借力,估計就能躍上這七米左右的圍牆了,隨即幾位黑衣人也以相同的方式,緊隨李雨潼而去。

半夢半醒之間,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徹在身邊。

「低頭思故鄉,又想家了?」穆天齊猛然抬頭看向一旁,只見方子瑜不知何時坐在了身邊。

「你怎麼出來了?」

聽到蘇瑾的話,李雨潼微微一笑並未回答,而是遞去了一個份量不輕的小布袋。

蘇瑾愕然的接過來一看,發現裡邊全是白花花的銀子,有個八九十兩。

似乎擔心他不好意思收下,所以李雨潼之前只裝了八九十兩,她表示,等他以後賺到錢了還給她就行。

「今晚找個客棧先住下吧,我該回去了,不然會被發現的。」

千里送鵝毛,禮輕情義重。

看着李雨潼離去的背影,心裏似乎有一股暖流,在小小的心房中穿梭。淚水從眼眶中流出,輕輕地滑落到嘴邊,蘇瑾嘗了嘗這眼淚,他笑了。

因為這淚水,也可以是甜的!這個寒冷的夜晚,似乎不再那麼冰寒刺骨了。

待得目送李雨潼遠去以後,蘇瑾轉身的瞬間,卻發現倆人坐過的地方,遺留下了一個小小的荷包。

暗香隨風飄來,而香氣的來源絕便是這荷包。香囊又名香袋、花囊,也叫荷包。是古代女子掛在身上裝香料、香花的裝飾品,女子往往會將自己的荷包送情郎以表情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