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開局逃婚郡主》[大唐:開局逃婚郡主] - 第8章 命運難濟

李雨潼的荷包製作工藝精緻、漂亮,長約十厘米,寬五厘米,厚二厘米。頂端有便於懸掛的絲絛,下端系有結出百結的珠寶流蘇,百結諧音百吉,蘊含著美好的心愿。

蘇瑾此時,正捏着荷包暗自猜測着,這方兄也真是太娘了吧,一大男人怎麼佩戴香囊在身上?

難道是那個女子送他的嗎?畢竟他長的那麼俊俏,沒有哪個女子看見他不心動的。

眼見方子瑜已經走遠了,蘇瑾只好將香囊暫時揣進胸襟,待得下次有機會再還給他。

有了銀子,住處也就好辦了,蘇瑾隨便找了一家,價格相對來說比較便宜的小客棧先住下。

客棧中。

躺在床上蘇瑾翻來覆去的睡不着,他覺得照這麼下去不是個辦法,得找一份差事來做才行啊。

不過去做什麼呢?這倒是個難題啊!想着想着,蘇瑾便在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

半夢半醒之間,他見到一個絕色美女向自己走來,拿着一根鵝毛不停的在自己臉上騷動。

蘇瑾抓住她作怪的白暫皓腕。定晴一看,不由得驚呆了!

他從未見過如此純天然的絕美女子,即便在現實之中也沒有見過。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別說北地罕有如此佳麗,即令江南也極為少有。

不知為何,蘇瑾總感覺眼前的絕色美女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轉念回憶,腦海中慢慢浮現出一張俊俏的臉並與之重合起來

啊,方子瑜?蘇瑾以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晴再次定晴一看,只見美人真的變成了方子瑜。

此時方子瑜正以一臉驚訝的表情,看着自己被他抓住的皓腕,她不由一臉震驚的愣在原地,整個人顯得些不知所措。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的瞳孔迅速放大,兩眼睜得大大的。

「蘇兄你。」

瞧見方子瑜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後,蘇瑾頓時打了一個哆嗦,從慌亂中鬆開了手,並連忙向其解釋,自己沒有龍陽斷袖之癖。

可是不管蘇瑾如何做解釋,方子瑜都是一臉鄙夷的看着他,在說完一句「我看錯你了」之後,便憤然轉身離去。

而不斷叫喊着方子瑜的名字。

「子瑜,子瑜。」

窗外來了嘰嘰喳喳的鳥叫之聲。蘇瑾猛然坐起來,滿頭大汗被驚醒,看看四周,拍拍胸口,不禁慶幸這只是個夢。

隨即蘇瑾捂着苦笑一下,看來和方子瑜這種美男待久了,他的性取向都有問題了。

待得將自己收拾乾淨以後,穆天齊便出門找份差事去。

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他一時不知道該往哪裡去,環顧一下四周,突然望見那金城郡最高的酒樓「醉仙樓」,

蘇瑾覺得,也許去這「醉仙樓」里當一個小廝,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啊。和別的酒樓比,這醉仙樓就是五星級酒店,而其它的酒樓都是一星級二星級。

醉仙樓外人聲嘈雜,喧鬧非凡,小攤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

樓宇內女子艷麗,琴奏舞曲甚是美妙,吸引眾多欣賞者。

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着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地題着三個大字「醉仙樓」,酒樓熱鬧非凡,來往的過客遊人甚多。

下三層是普通平凡人吃飯之 處,上三層為高檔貴客食住之 處。不過三層以上,客人就比較少了。

因為三層以上,都是需要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能上去。至於傳說中的九樓,只有皇親國戚才能上去。

醉仙樓中的掌柜,此時忙的焦頭爛額,因為錢實在太多了,數錢都數的手發抖。

視線穿過他的身軀,朝里看的大廳中,則是一張張客桌,客桌上的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讓不少客人都流連忘返。

二樓與三樓的長廊一側,則是數十間廂房,裡邊正不斷傳來女子的鶯聲燕語,還有銀鈴般的嬉笑之聲,當然也伴隨着不少男人禽獸不如的咆哮聲。

樓道的欄柵旁,圍繞着不少翩翩公子或是達官貴人,總之形形**、各種各樣的人都有。除此之外,大部分男士們都有着一個共同點,那便是

他們大多數都摟着一位美嬌娘,並且都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時的看向一樓大廳中那個空蕩蕩的舞台。似乎舞台上邊,隨時都可能舉行什麼精彩表演似的。

醉仙樓三層之上雖華貴,但卻不是這醉仙樓中,最熱鬧的地方。熱鬧的地方,還是要數這下三層最為熱鬧。

樓道的轉角處,是一間漆黑的上等廂房。雕鏤精緻的窗欞里,隱隱透出柔紅的燭光,偶有淺淡的陰影拂過,像是裏面的女子抬起廣袖掩了唇角,眉眼如春水。

在蘇瑾看來,這日進斗金的醉仙樓,肯定有着非常大的後台做依靠,不然這會讓不少利欲熏心之輩,動起歪心思來。

正當蘇瑾看得目瞪口呆的時候,醉仙樓門外攬客的黑衣迎賓,並未因他穿着打扮而對他有所輕視,反而恭聲的說道:「客官來者是客,您裡邊請!」

干他們這一行,可不能因為高低貴賤就狗眼看人低,「醉仙樓」 被譽為天下第一樓,這名號可不是白叫的,服務態度是相當的好。

蘇瑾回過神來,立馬對着迎賓夥計表示,自己並不是來吃喝找姑娘的,而是想來醉仙樓找份差事。

「喔喔,那你稍等片刻。」夥計點點頭後轉身離去,想來是去通報掌柜了。

看着別人恭敬的樣子,蘇瑾反倒不好意思了,他站在外邊半天不敢進去的原因,就是怕吃閉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