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開局逃婚郡主》[大唐:開局逃婚郡主] - 第8章 命運難濟(2)

羹。

但他沒想到,這醉仙樓的夥計,素質比想像中好。這不禁讓蘇瑾想到,在高檔酒樓工作的夥計,都是這麼優秀。

醉仙樓內離房門不遠處的櫃檯中,一個肥肥胖胖的掌柜正打着算盤。「掌柜,外邊有個年輕人,想要來務工。」

聽到迎賓夥計的話,這胖掌柜表示讓他進來,正好後院缺幾個洗碗的。

聽聞掌柜答應給自己一份差事,雖然只是一個洗碗工,蘇瑾當下也算是鬆了口,至少衣食住有着落了。

「掌柜不好了!」一個夥計從門外迅速跑了到掌柜面前,氣喘吁吁的說出了這句話。

掌柜看着他氣喘吁吁的模樣,皺着眉頭示意他慢慢說,待得聽了夥計的話之後,掌柜頓時心急如焚。

幾位醉仙樓主事的人,在聽到消息後,都急急忙忙的聚了過來。

因為樓上樓下不少客人,都已經有些等的不耐煩了。

「這可怎麼辦啊,今天來了這麼多貴客,要是沒人上台表演的話,對醉仙樓的名譽打擊,可是不小啊!」

還有一句他沒說,要是損失了這麼多客人,外加醉仙樓聲譽的話,上面那位主子要是怪罪下來,他們所有人都是小命不保啊。

醉仙樓後院。

「這是在開玩笑吧? ”

蘇瑾看着眼前重疊到小山高度的碗盤,頓時目瞪口呆,呆如木雞。

一旁給他帶路的夥計也同樣是目瞪口呆,回過後,他有些同情的看了蘇瑾一眼,並拍拍他的肩膀表示祝你好運。

「自古英雄多孤單,命運難濟隨人好。」

蘇瑾跟隨着一群洗碗工,一起 挽起衣袖,刷那無數的碗盤。

他不禁有些感嘆,我怎麼就這麼慘呢?

「少唧唧歪歪的,裝什麼文人啊,趕緊洗!」

一個中年執事立馬對着他吼道,蘇瑾頓時不說話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而另一邊,幾位管事掌柜身前,出現了一名黑衣侍衛,正目光冰冷的看着人。

「主子讓你們儘快處理好此事,他可不想醉仙樓今日,進賬的銀兩少了一大筆。」

「另外,虧損的下場我想你們是知道的。」

聽到侍衛帶着殺氣騰騰的話,幾位管事掌柜頓時打了一個激靈,在被嚇得冷汗直流的同時,一邊又如同小雞啄米般的點頭,表示明白。

將話穿到以後,黑衣侍衛不在理會他們,轉身便隱入了樓外的人群之中,眨眼間消失不見。

「立即去找個能歌善舞的人來,趕快,找不到你們親自去給我表演!」胖掌柜對着幾位執事吼道,聲音之大,這讓不遠處的客人為之側目。

一位執事很快便來到了醉仙樓的雜事後院。他對着眼前洗碗、洗衣、燒火的雜役大聲詢問道:「你們誰會唱歌跳舞說故事的?」

眾人沉吟片刻之後,這位執事都有些不抱有希望之時,突然一個小廝站了起來,並表示道:「我,我會!」

蘇瑾眼珠一轉,表演嗎?

嘿嘿,今日就「倆人在沙漠之中決鬥..」這位大廳中說書的雜役還未說完,下面便傳來了質疑之聲。

「這說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快滾下去。」

接着這說書之人,便被台下一群圍觀的眾人給轟了下去。

客人們表示,這醉仙樓今天是怎麼了,居然弄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表演,來濫竽充數。而此時蘇瑾跟着夥計走了十多米之後,便見到了那位胖掌柜,與另外兩位看似醉仙樓的管事人。

在蘇瑾到來之前,這位胖掌柜原本並不對他抱有多大的希望,畢竟之前已經有好幾個人被趕下台來。

那些人不是打着擺子怯場,就是講了一些亂七八糟,或是聽了無數遍的老故事。但在他在見到眼前趕來的少年後,他改變了看法。

因為這少年長的英俊,知道自己是醉仙樓的掌柜後,居然還不卑不亢的直直盯着自己,這份氣度不錯啊,光憑這份膽量就應該不會怯場。

是現在醉仙樓內已經鬧翻天了,如果在這時派個濫竽充數的人上台表演,恐怕這醉仙樓的名聲會一落千丈,到時候自己等人的小命可不保啊。

但看着眼前這氣宇不凡的少年,其臉上那自信的笑容後,他突然冒出一個小想法, 也許他能行?

現在情況緊急,再去請別的人也來不及了,箭在弦上容不得他不發,胖掌柜咬了咬牙,決定讓他上台先試試看。

「看你的了!」待得胖掌柜說完以後,在他身旁的這位風韻少婦,又接着對其說道:

「這位公子, 如果你能過了這一關,醉仙樓三 層以下的姑娘你隨便玩。」

「他們要能鼓掌,我賞你黃金百兩!」

另一個高個漢子,此時也上前拍拍了蘇瑾的肩膀。要知道他們幾人的身家性命,可全押他身上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