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三章 御前告狀(2)

,實在是好歹毒的婦人,好狠辣的心!」

楚雲瑤心中冷笑,果然後宮就是一個是非不分,指鹿為馬的腌臢地方。

她冷冷地看着李嬪,道:「當時殿外只有我和鸞妃的人在,你是如何知曉?鸞妃還尚未清醒,斷然不可能和你說這些!她的人也只向御前稟告了,你又是從何得知?」

李嬪沒想到楚雲瑤的角度如此刁鑽,句句都問在了無法回答的地方,一時間額頭都冒出了冷汗,竟支吾半晌無法作答。

祁高彥微眯着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後宮何時有了這樣的人物,他竟不知。

藉著李嬪想壓在楚雲瑤的頭上狠狠踩一腳,她竟然反將一軍,要揪出李嬪身後的探子。

祁高彥看得清楚,便覺得有趣,也莫名地願意成全楚雲瑤的心思。

果然,楚雲瑤狡黠一笑,像一隻在雪地上躡足走過的輕靈白狐,柔柔地道:「皇上,看來臣妾的宮裡有不該在的人,李嬪只在嬪位,本來侍奉的人就不多,那些奴才還跑到了我這裡來打秋風!您說,這該如何責罰才好呀?」

株連之風在歷朝歷代都是從未消弭,李嬪覺得今天是踢到了一塊鐵板上。

想起之前皇帝為了給皇后撐腰,甚至把鸞妃的內應拖去了亂葬崗喂狗,現在的她更感覺是騎虎難下。

李嬪硬着頭皮道:「都……都是臣妾弄錯了……」

「弄錯了?」楚雲瑤哂然一笑,「李嬪天資聰穎,這點事也能弄錯?怕是覺得心腹丟去亂葬崗喂狗很可惜罷了。」

這就是極為明顯的暗示,祁高彥微微一笑,笑意是不可察覺的溫柔之意:「皇后自己決定便可,奴才罷了。」

李嬪原本還想求得皇帝開恩,這下是嚇得一張小臉煞白,什麼都不敢說了。

只好惡狠狠地瞪了楚雲瑤一眼,來日方長,總有機會叫這個不開眼的皇后知道,後宮究竟是誰當家做主!

但無論怎麼說,安插在後宮的探子是她的心腹,這一下被連根拔除,可算是損失慘重了。

艱難地行禮,李嬪唯唯諾諾地告了退,楚雲瑤這才收起冷漠厭惡的目光。

對於這樣的人,是半分顏色也不能給,就要狠狠折下爪牙才是。

祁高彥微微一笑,頭上戴着的九龍冠於陽光下折出朗潤的光:「朕以前倒是沒留心你,這麼有氣節。」

「那是因為你把心思全放在鸞妃身上了。」才經過一場勾心鬥角的楚雲瑤半分好氣也無,說出了口才發覺這話的歧義很多。

「噢?那朕以後一定多把心思往你身上……放一放。」祁高彥果然誤解了她的意思,溫和一笑,「小女兒家吃醋的神態有趣得很。」

楚雲瑤有些呆愣地看着祁高彥,一時間竟忘了辯駁。

他久居高位,很少發自內心地笑,這一回微微勾着嘴角,眼中帶笑的意味竟是如此的超凡脫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