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四章 麻煩上身

經過了力壓李嬪一事,人人都道皇后和從前不一樣了。

楚雲瑤也樂得其成,就一天天地坐在宮裡吃喝玩樂。

「宜妃娘娘到!」

早晨,倏然間有太監尖銳的嗓音來報。

宜妃?

還未等楚雲瑤說什麼,一襲緋紅色長裙的女子便飄然而至,笑容如陽春白雪般爽朗明艷,叫人一見了便喜歡。

楚雲瑤不咸不淡地道:「我好像一直與你都是關係平平,眼下我把鸞妃一黨得罪死了,你還敢來。」

在記憶中宜妃與鸞妃是不對路得很,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可是經過了那麼多事,楚雲瑤也不敢一時半刻就去信任誰。

「以前是你太軟弱,我便看不起你,現在你這脾性倒是很對我的胃口,所以我來恭喜你,終於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宮裡,有立足的機會了。」

宜妃對楚雲瑤的冷淡之意充耳不聞,眼中清澈堅毅,更不因為對話之人是皇后便幾多諂媚。

楚雲瑤在心中暗暗點頭,這樣剛極易折的女子確實是鸞妃最討厭的那一類,或許可以信任。

於是含笑與宜妃說了會兒話,更是覺着她爽快果敢,很對脾性。

前腳宜妃剛走,後腳太監就報了皇上駕到。

楚雲瑤絲毫不見怪,這幾天祁高彥總是與她作伴,也不召她侍寢,只是每日來看看她,帶些她喜歡的吃食,與她聊聊江湖四海。

楚雲瑤覺得吃着別人的東西,總要付出一些,何況這皇帝也是可憐得很,身處廟堂之高卻不能去四處看看,只能囿於進貢上來的水墨工筆。

於是便把自己在現代時候,遊山玩水的所見所聞揀了好玩的、新鮮的與他講,祁高彥每回都聽得如痴如醉。

只是聊現代的有趣事情,總是很容易帶上些現代的話術,這一來一去,祁高彥不僅對她的故事着迷,對她這個人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或許他的皇后就是在這後宮中遺世獨立的一支白梅,與所有女人都不一樣。

在這一日一日的互相做伴之中,楚雲瑤也潛移默化中對這皇帝有了些微的好感,她太孤獨了。

所以這一天,祁高彥沒有來找她,便讓她一個人在坤寧宮裡茶飯不思。

有一個小內監跑來慌裡慌張地稟告:「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遇刺了!」

「什麼?」楚雲瑤一下子便從榻上翻坐起來,連她自己都沒發覺,她知曉那男子可能會遇到危險,整個人便緊張得很。

小內監道:「而且那刺客被擒之後,說是……是您指使。」

「啥?」楚雲瑤這下子便徹底震驚了,就她這樣足不出戶的,還能指使人去行刺皇帝?

她趕緊喚來小宮女為她梳妝打扮,即刻便去正儀殿面見祁高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