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四章 麻煩上身(2)

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有人設局要陷害她,她若是洗不清自己,那怕是要遭大禍。

整個正儀殿都沉浸在一片肅靜緊張的氛圍里,楚雲瑤眼觀鼻,鼻觀心地站在一邊,等着祁高彥將畫作畫完,才敢抬頭說話:「皇上,不是臣妾。」

「噢?」祁高彥皺着眉看他方才畫就的作品,大約很是不滿意,隨手便把畫卷揉成一團丟在了地上。

見祁高彥的心情是當真不好,楚雲瑤又謹慎了幾分:「您是臣妾的飯票,臣妾如果要對您不利,豈不是把自己置於尷尬的境地?」

祁高彥微微抬頭,刀削斧砍一般的俊臉上是陰鬱着的戾氣,他淡淡道:「什麼是飯票?」

「呃……」楚雲瑤愣了愣,解釋道,「就是您照拂臣妾,臣妾一定會對您盡心竭力的意思。」

「不是你,那是誰呢。」祁高彥笑一笑,那笑意卻沒有漾開到眼底去,只是浮於表面的飄忽不定。

還能有誰?楚雲瑤微微一怒,鸞妃被她廢了雙腿,肯定會懷恨於心,卻沒有想到她竟然如此膽大包天,利用皇帝的生死來做這一局豪賭。

在她的記憶中,鸞妃入宮前,家裡的兄長專精於刺殺一道,是皇帝御前的血滴子,手下有無數的能人刺客。現在只有鸞妃有動機,有實力這麼做了。

楚雲瑤微微躬身:「讓我見見那個刺客可好?」

那個刺客敢一口咬定是她指使,必然有言之鑿鑿不可翻供的一套說辭,但是只要能讓她接近那個刺客好好盤問,總有能看出破綻的地方。

祁高彥抬眸看着她,那雙狹長的丹鳳眼中有着漩渦一樣的深邃:「死了,畏罪自裁。」

好一個死無對證!

鸞妃你是好厲害的手段!

楚雲瑤心中大恨,這後宮果然是一着不慎,滿盤皆輸的地方,她可不想輸在這種飛來橫禍上丟了腦袋。

她定定地看着祁高彥,與他的目光對視而絲毫不閃躲:「皇上信我一次,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能揪出幕後真兇。」

「幕後真兇?」祁高彥盯着她重複了一遍。

「是,此等jian佞之人是決然不能再留。為了皇上的安危,還請您信我一次。」

祁高彥看着身前那目光灼灼的女子,察覺到她話里若有若無對自己的關懷,終於是神色微微一松。

他也不相信是楚雲瑤。

這女人算不上是與世無爭,但是從性情大變之後來看,卻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知道吃喝玩樂。

祁高彥自認為對她不錯,楚雲瑤也一直投桃報李,何必現在自尋死路?

祁高彥微微一笑,看來後宮的不良之風是愈演愈盛了。

他再於紙上揮毫的時候,動作明顯鬆快流暢了許多:「罷了,朕信你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