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五章 太后盛怒

楚雲瑤從正儀殿出來的時候,整個後背都被冷汗打**。

對她一向溫和的祁高彥露出了皇帝威儀的時候,果然是壓得人連大氣都不敢出。

祁高彥是當真信她還只是欲擒故縱,楚雲瑤心裏是一點底都沒有,只能自己這邊抓緊把鸞妃的狐狸尾巴揪出來,也好洗清了自己身上的罪名。

鸞妃一直以來就和她不對路子,可是這等事情,鸞妃行事一向謹慎,想要讓她自己露出馬腳,怕還是要費一番工夫。

這麼沉思着,便走回到了坤寧宮宮門口。

楚雲瑤抬頭一看,只覺得這坤寧宮外面的宮人似乎多了一些,還都是生面孔。

她信步走進去,便看見了鸞妃坐在她的位置上,等着她過來,好像自己才是這後宮之主一般。

又來找收拾?

楚雲瑤冷笑着看像鸞妃那高高腫起、被紗布包裹的膝蓋,笑嘻嘻的道:「妹妹的腿好得差不多了?又懷念起我那玉如意的滋味了么?看來你還真的是個受虐狂啊!」

意外的是,這次鸞妃並沒有暴怒發作,她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最後還是強自定了定心神,一拍扶手,怒道:「大膽楚雲瑤,竟敢傷害皇上!現在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你是不是瘋了?」

原來是來倒打一耙的,楚雲瑤心中一片雪亮,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三兩步便上前一把把鸞妃從座位上拽了下來,像是丟一條死狗一樣丟在了地上。

看着鸞妃的腿還沒好利索,在地上痛苦挪動的樣子,楚雲瑤一分憐憫也無:「傷疤還沒好呢,就開始妖言惑眾那一套了?我傷害祁高彥,我傷害祁高彥對我有什麼好處?」

鸞妃尖叫起來:「你還敢直呼皇帝名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楚雲瑤一步一步接近地上癱倒着的鸞妃,笑容逐漸變得詭異,有些人還真是不知死活,自己送上門來了居然如此囂張跋扈,還要在別人的身上潑髒水,可真是這後宮奇葩中最不可多得的一朵啊。

「到底是誰傷害了皇上,你自己的心裏明鏡似的!」楚雲瑤冷哼一聲。

鸞妃今天的樣子十分反常,竟是沒有歇斯底里,反而擠出了幾滴假惺惺的眼淚出來:「皇后,我知道你對我一直存有偏見,又因為皇上寵愛我而遷怒於皇上!大可不必啊皇后,只要您一句話,臣妾會自己離開皇上!還請您能放過皇上!」

什麼亂七八糟的?

楚雲瑤冷冷地看着鸞妃表演,宮人們都守在外面,這裡只有她們兩個人,她就算再賣力又能表演給誰看?

楚雲瑤冷冷一笑,覺得對這白蓮花下手太輕,實在是不夠解氣。

於是看着四下無人便脫了花盆底,用那高跟鞋一般的底部輕輕拍着鸞妃的臉:「你說這些有什麼用?你以為我會原諒你對我不敬?本宮斷然不可能因為你的花言巧語而動搖,我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