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六章 賜毒酒

太后聽到這話氣的哆嗦,手上用力地拍着椅子,嘴上顫抖地說道,「好好好。皇上當真娶了一個好皇后!哀家倒要看看今日能不能管教你!來人!」

太后一聲令下,便從宮中四面八方湧出了穿着統一紅衣的侍衛,楚雲瑤粗粗估量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多人,整整齊齊地圍住她,氣勢逼人,饒是坤寧宮再大,此刻被圍了這麼多人也顯得空間有些閉塞。

隨隨便便地出門就帶着這麼多侍衛?

心中已然明白這就是一個圈套,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就鑽了進來。

而下套的人正是方才還在裝可憐的鸞妃!

楚雲瑤想着,眼中一凜,斜瞟向鸞妃,正見她一臉得意地看着她,那眼神十分嘚瑟。

楚雲瑤看了一下這麼多人,都是皇宮中的精英,心中估摸着,自己就算打的過他們,也逃不出這偌大的牢籠一樣的皇宮,索性還是不要掙扎了。

楚雲瑤對着太后施了一個鄭重的大禮,那樣子要多標準有多標準,隨後安安靜靜地開口道,「雲瑤不知太后在此,多有得罪,還請太后海涵。」

太后看着和剛才市井潑婦一樣完全不一樣的楚雲瑤,眉間丘壑皺的更深了,如此表裡不一,言行不一致的女人,如何能擔得皇后大任?

「你休要再說,來人,賜毒酒!」太后直接下令道。

都要賜死她了,還不讓她說話?

「既然太后不講究這些虛禮了,我也就不裝了,只是我今天死也要死個明白!」楚雲瑤說著,找了個凳子直接做坐在正**,被一群侍衛拿刀包圍着,眉間卻一點懼意都沒有。

「我想問太后三件事?第一,堂堂太后,尊貴無比,來我坤寧宮為何躲於人後?」這話就戳人心根了,先是給太后帶了個尊貴無比,自然識得大理的高帽子,隨後又說人家偷偷摸摸地聽人講話,這不是明明白白的扇人家大嘴巴嗎?

「哀家若不是躲在人後,豈能見到皇后如此撒潑,欺負妃嬪的模樣?哼……」太后並不以為意,張口就開始諷刺楚雲瑤。

楚雲瑤沒有說別的,只是繼續問道,「第二,太后說臣妾撒潑欺負嬪妃,可為何要打鸞妃?鸞妃坐在皇后的位子上已是大不敬,說嚴重點是覬覦皇后之位,企圖殺臣妾於後快!臣妾如何不怒?」

楚雲瑤說著,使出畢生絕學硬生生地擠出了幾滴眼淚,低下頭輕輕擦着,卻用餘光觀察着鸞妃,果真見她開始慌了。

「太后我沒有,皇后是信口雌黃啊,臣妾自知身份低微,哪敢肖想這皇后之位?皇后是顛倒黑白,污衊臣妾啊!」

楚雲瑤也不甘示弱,一聽太后這意思就是不知她們之前為何而爭吵,於是意有所指地說道,「臣妾在位以來,一直兢兢業業地為皇上分擔後宮閑雜,哪怕皇上冷待臣妾,臣妾也絕沒有半分怨言,皇恩浩蕩,哪裡能偏顧得上臣妾?

在後宮亦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