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六章 賜毒酒(2)

如履薄冰地過着日子,生怕哪件事情做的不好遭人詬病,只是就算臣妾做的再好也終有人看臣妾不順眼,只因臣妾皇后這個頭銜!」

鸞妃看着太后聽着楚雲瑤的話眉間已有鬆動,立刻着急地大聲叫嚷道,「太后你不要聽皇后妖言惑眾,她派人去刺殺皇上是不爭的事實,就連刺客都已經認罪了,她還有什麼狡辯的?臣妾求太后為皇上的安危着想,立刻處死皇后!」

呵,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太后一聽這話,眼中冷光一閃,對着身邊的嬤嬤道,「徐嬤嬤,你去,送皇后一程。」聲音冷硬,已是不容反抗之意。

這皇后太過鋒利,後宮容不下這樣的人,哪怕蠢一點,她要的是一個聽話的皇后!

太后看了看鸞妃,隨即眯起眼睛,眼中意味不明,不知在想些什麼。

楚雲瑤聽到這話也有些慌了,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自己手無縛雞之力,豈不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如是想着,但面上絲毫不外露,鎮定地看着太后。

「我既沒有犯七出之過,又沒有犯欺君叛國之罪,就算是皇上都相信我沒有派人去刺殺他,太后如是賜死我,我不服!」

太后當了一輩子的皇后,也是殺伐果斷之人,從來沒有人敢公然頂撞她,如今楚雲瑤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她的底線,豈能容忍?

鸞妃也看出了太后的怒氣,於是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說道,「姐姐,太后是長輩,你怎麼能如此頂撞太后呢?」

太后一聽,果然再也不忍,「來人,掌摑皇后十巴掌,哀家今日就好好教養皇后一下禮儀。」

看着徐嬤嬤一步一步踏進自己身邊,楚雲瑤攥緊了拳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哪怕自己能把這裡所有人都打倒,此刻也得忍着!

「**」的聲音左右開工,徐嬤嬤不愧是跟了太后一輩子的人,就是知道怎麼打人才會疼,一巴掌下去,楚雲瑤就覺得自己的耳朵嗡嗡的,臉也跟着立刻就腫了起來。

其餘的巴掌紛紛落下,楚雲瑤攥緊了拳頭,看着旁邊一臉得意看着自己的鸞妃,眼中冷光乍現!

今日之仇不報,她就不叫楚雲瑤!

眼前已經被腫了的臉擋住視線,只餘一條縫隙看路,楚雲瑤大踏步地朝着鸞妃走去,走到她面前。

「你,你要幹什麼?」看着鸞妃驚恐的表情,楚雲瑤臉上不動聲色,嘴上卻開始說著。

「鸞妃不懂禮儀,今日本宮就來教養一下鸞妃禮儀。嬪妃嬪妃,說的好聽是妃,說的不好聽就是妾,這就是在皇家妾能當回事,若是在民間府中,妾就是府中的一條狗,一個奴才,怎能在當家主母與婆婆說話時插嘴?鸞妃,這就是你家教養出來的好禮儀嗎?」

太后不是總拿禮儀禮儀的說事么?今日她就拿太后的話堵她的嘴!看她會不會自打嘴巴來管鸞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