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八章 敲打(2)

的,只要有皇上的寵愛正在,那楚雲瑤就鬥不過她,只是還沒到時候,過了這段日子她一定會找個時間把她給徹底幹掉!

更何況她已經用了心思,只要找不到證據,楚雲瑤謀害皇上的罪行就是定下了,就算皇上能饒得了她,太后都容不下她!

她死了之後她再坐上皇后之位簡直是輕而易舉!鸞妃想着,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已經鳳冠加冕時的風光,嘴角情不自禁地牽起一個笑容,只是扯到了臉上腫了的地方,情不自禁地「嘶」了一聲。

「虛偽!」楚雲瑤對着祁高彥說了一句,隨後兀自走向桌子,站了這麼半天她都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

「真丑!」祁高彥薄唇輕啟,嫌棄地說了楚雲瑤一聲。

「丑就丑唄,我又不指望用美貌爭寵。」

「哦?」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馳!酒有兼旬綠,花無百樣紅,與其拿年輕的美貌去換取曇花一現的帝王寵愛,還不如優哉游哉地過好自己的日子!」楚雲瑤說著,眼中的亮光影影綽綽,似要將人晃瞎。

「此話當真?」祁高彥一臉探究地看着楚雲瑤,實在是沒想到她能說出這般瀟洒肆意的話來,這可萬萬不像之前那個說話唯唯諾諾的楚雲瑤,怎麼,落個水之後整個人的性子都變了?

還是說,換了一個人?

「自然當真!」

「是嗎?那是誰剛才那般幽怨地說朕冷落了朕的皇后?」

「……」楚雲瑤的嘴瞬間抽了抽,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不用說,她就是了。

於是尷尬地撇了撇嘴道,「陛下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什麼都聽到了?」

「朕正大光明地聽,怎麼,你還想不承認?」

楚雲瑤聽着這話一時氣結,於是默默地閉上了嘴,什麼都不說,不是她不想說,是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兩人之間一時無言。

「來人,去御膳房拿幾個煮雞蛋來。」祁高彥對着身邊的人吩咐道。

「要煮雞蛋幹什麼?」

「你的臉不想要了?」祁高彥斜挑了下眉峰看着楚雲瑤反問道。

鸞妃的臉就要太醫去看,開一些名貴的藥膏,以免在那美麗的臉上落下了疤痕,到了她這裡就用雞蛋敷衍敷衍了事?楚雲瑤真想翻個白眼兒,她也確實這麼做了。

「你剛剛在對朕翻白眼兒?」

「要不呢?我在對我親愛的皇帝陛下拋媚眼?」楚雲瑤有氣無力地回道,她現在已經很累了,不想再說話了。

這個皇上有事沒事啊,不是說皇上日理萬機,有很多事情要忙嗎?怎麼到了她這裡她就覺得這皇上是閑得沒事幹了呢?

「不要對朕拋媚眼,太丑了!看不下去了!」祁高彥一本正經地對着楚雲瑤說道。

「你!」楚雲瑤氣結,簡直不想和這個男人說話!

這時,太監端着上面有五個雞蛋的托盤過來了,「參見皇上,回皇上,雞蛋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