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九章 皇帝不行(2)

辣辣的,和右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這到底是怎麼了?

顯然祁高彥也發現了這一點,「朕的皇后,是不是害羞了?」

「害羞?搞笑,我怎麼會害羞。」楚雲瑤說著都覺得自己有些底氣不足,隨即反客為主地盯着祁高彥,「皇上。」

「怎麼了?」

「你最近需要多多休息。」

「怎麼,朕的皇后也知道開始關心朕了?真是少見!」祁高彥也感覺楚雲瑤自打落入水中清醒之後,整個人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若說那臉,還是和往常一樣,但總覺得其他地方有什麼不一樣了。

「不是,主要是皇上你面目蒼白,已是脾弱腎虛之相,若是不早早開始保養,怕是……」

「怕是什麼?」

「怕是在床上不行。」楚雲瑤一本正經地說道。

祁高彥聽到之後頓覺,怒氣上涌,這個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說他腎虛,說他不舉?

「朕倒不知朕的皇后什麼時候還懂得了這岐黃之術了。」祁高彥聲音冷硬,光是聽着就是就能聽出他不高興了。

但楚雲瑤偏偏就是那個不怕死的,像是生怕祁高彥不信她的話一樣,急急地說道,「皇上,你最近是不是經常感覺厭食,手腳濕冷,晚上不易睡着,就算睡著了也比較容易醒,夜間經常起夜,早上醒了眼睛和腿有些腫?」

祁高彥不說話,但看着楚雲瑤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探究,楚雲瑤一看就知道自己說對了,笑話,她堂堂一個21世紀舉世聞名的中醫大夫,自然是望聞問切樣樣精通,通過一個人的面相觀察他的病情自然不在話下。

知道自己說對了,楚雲瑤繼續說道,「皇上回去之後可用人蔘一兩,淫羊藿一兩五,熟地一兩五,鹿角一兩五,枸杞子一兩五,四碗水熬成一碗水,每日一劑,連服七天,之後癥狀定有緩解!」

「楚雲瑤,你!」祁高彥的臉已經成了醬紫色,就是世界上哪個男人也容忍不了自己的妻子說自己不行,更何況他更是一國之君!

但想到楚雲瑤說的那些癥狀,偏偏他一個不落的都有,饒是這樣他也不願相信楚雲瑤的話,畢竟這些事情只要是找他身邊伺候的人使點銀子就能知道了。

袖中拳頭緊攥,手上的力道更大了,將雞蛋重重地在楚雲瑤的臉上滾了一下,「哎呀,疼疼疼,你這是要謀殺啊!」

楚雲瑤一邊大喊着,一邊用幽怨的眼神看着祁高彥。

祁高彥直接扔了手中的雞蛋,隨後猛地站起,「回宮!」

楚雲瑤看到祁高彥的背影,輕輕地噓了一口氣,終於要走了,有他給她用雞蛋揉的這功夫,她都已經做好藥膏塗在臉上了!

而祁高彥回過身來,剛好看到的就是楚雲瑤一臉慶幸,巴不得他走的樣子,頓時氣結。這後宮佳麗abc ,哪個不是沒日沒夜地盼着他能過去看一眼,期待着他的恩寵,只有這楚雲瑤,一直都是這麼不識好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