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4章 果然早起的鳥有食吃

次日,天剛擦亮。
鳳傾九睡的正好,元宵掀開了鳳傾九的帘子,「王妃……月側妃,月側妃帶着美人們來給您請安。」
鳳傾九本還惰懶,聽了這話,瞬間精神了一倍。
這月心眉還真的睚眥必報啊。
她昨天噁心了她一遭,這一大早,天剛擦亮,就急忙來噁心她了?
果然,早起的鳥有食吃。
不時,鳳傾九已經妝扮整齊,坐在了堂上。
「說起來也是妹妹們的不是,前些日子姐姐被禁足祠堂罰跪,還未能晨昏定省。」
月心眉帶着美人們,柔媚的臉上儘是笑意,端的是溫婉清麗,率先福身,將禮儀做到了極致,「妾身,給王妃娘娘請安。」
隨後,美人們跪了一地,紛紛請安。
鳳傾九揉了揉太陽穴,「都坐吧。」
本來以為請安只是請個安,可她們似乎像是約好了一般的坐下聊起天了。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精神頭,從宮中的軼聞聊到天文地理,還時不時要問鳳傾九一句有何見解,這一輪番下來,鳳傾九隻覺得頭皮發麻。
反觀月心眉,臉上掛着可親的笑容,一點疲憊都沒有。
真的……絕。
在鳳傾九不禁睡着第三次,實在沒辦法同她們繼續這樣下去了,只好繳械投降。
「我今天身子不適,尚需小憩片刻,你們若無事,便離開吧。」
話音剛落,喧雜的聲音瞬間停止,美人們相互示意。
月心眉起身,上前一步行禮,舉手投足溫婉大方,「姐姐身子不適,那妹妹們便先離開了,明日再來請安。」
「明日就不必過來了。」鳳傾九拒絕。
「這如何能行?姐姐是王妃,請安是禮制。」月心眉皺起了眉頭,故作愁苦。
「對,妾身們可不能逆了規矩。」
「……」
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
鳳傾九隻好應下,「罷了,你們先散了吧。」
聞言,月心眉帶着幾人離開了。
一想到她們明日還要來請安,鳳傾九瞬覺頭皮發麻,整個人都不自在,「元宵,你去告訴月心眉,我身子不適,以後請安就免了。」
本來以為這事能成。
沒想到次日天又剛擦亮,月心眉帶着眾人,又來了!
「我不是說了身體不適,免了請安嗎?」
「月側妃說,您身子不適,她們更要來請安侍奉。」元宵邊為鳳傾九挽髮髻,邊道。
「她可真是善解人意。」鳳傾九冷笑一聲。
堂上,鳳傾九斜斜垮垮的靠在軟椅上,打了個哈欠。
「聽聞姐姐身子不適,妹妹們特來看望,不知姐姐現今感覺如何?」月心眉面露擔憂,而那眼底卻是難以掩飾的算計。
「更嚴重了。」
月心眉一噎,臉色微變,她笑了一聲,「姐姐莫怪妹妹們叨擾,我們也是過於擔心您的身子。」
月心眉的話,鳳傾九深為佩服。
若非早就看透了月心眉的本性,估計看到這副溫柔賢惠的模樣,她也會信以為然吧。
鳳傾九面上平淡如水,她端起茶盞喝了兩口,一句話也沒說。
直到快午時,幾人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
午膳。
月心眉一襲白衣,纖纖細腰盈盈可握,她本就顯瘦柔弱,再加上那嬌弱發白的臉蛋,更惹人憐愛。
「王爺。」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