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8章 不如嫁入王府為妾

鳳傾九直視着慕承淵滿是怒意的寒眸,「這些人是太后塞給我的,我總不能駁了太后的面子,你也知道我素來風評不好,前些日子人家實名制栽贓,我話都不敢講,回門就被親爹扇巴掌問候,地位可謂是舉步維艱,我總不能再背個妒婦的名號吧!」
「再說了,人家老人家一把年紀,想抱孫子的心無比沉重,我總不能讓人心寒。」
「不對啊……」鳳傾九語氣懶懶,十分的無奈,隨後話鋒一轉,「月心眉可是入府好幾年了,肚子怎麼一直沒動靜。」
見面前的女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慕承淵知道。
她這張嘴,他說一句,她有千萬句來堵他。
慕承淵冷聲開口,黑眸沉了沉,「你還要管我房中事?」
「你別害臊啊慕承淵。」
鳳傾九嘴角噙着笑意,靠着他近了些,邊說邊要伸手去把脈,「周公之禮是正常需求,除非你不正常。」
鳳傾九一臉認真,可嘴角的笑意卻已然撐不住要宣洩而出。
「太后千叮嚀萬囑咐,要早日替皇家開枝散葉,我肯定是不行了,這樣,我幫你把把脈,看看到底是你的問題還是……」
「荒唐!」慕承淵額角一跳,臉色沉黑如墨,甩開了她,猛地站起。
鳳傾九揉了揉被他拽紅的手腕。
死男人,下手就不知道輕點?
看他這模樣,鳳傾九忍不住再添柴加火——
「不會吧?你真不行啊?」
「沒事,我給你扎兩針,保證藥到病除,分分鐘讓你重振男人雄風!」
「荒唐至極!」
慕承淵眸色一暗,周身氣勢凜冽,寒氣逼人。
恨不得上前,掐死這個幸災樂禍的女人。
這男人一點都不識逗。
「你來我這做什麼?」鳳傾九撇了撇嘴,收了笑,彷彿方才那般笑鬧好似乎都只是面具,「不會只是來興師問罪吧!」
「過幾日就是金秋狩獵,本王必須帶你前往,你好好準備準備。」慕承淵黑眸微變,薄唇輕啟,「不要惹事。」
鳳傾九不在意地擺擺手,「知道了。」
話音剛落,他便忿忿甩袖離開。
剛跨過門檻,慕承淵不知為何竟開口解釋道:「本王從未同心眉圓房,當日師父託孤,本王不得已娶心眉入府,是為保她平安順遂。來日她得遇良人自然要再嫁,本王怎能同她圓房毀她一生?」
清朗的聲音傳入鳳傾九耳中。
不過……干她屁事。
慕承淵跟她解釋這些幹嘛!
「等等。」鳳傾九起身,出聲,喊住了慕承淵,上前幾步,伸手道:「我要出去買點藥材,我沒錢。」
「本王看你是想出去玩吧。」
「怎麼了,給你解毒,連點報酬都沒有?」
慕承淵闊步離開,甩下一句輕飄飄的話,「本王會讓清明送過來的。」
「不過,在此之前,先養好傷。」
說完,慕承淵離去,片刻便連背影都不見。
……
拿到了銀子,又清凈的養了幾天的鳳傾九出了門。
四處逛逛後,隨意進了家鋪子。
是首飾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