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9章 回去看趙姨娘就行

「你大可不必如此尖牙利嘴,一個靠着自己身子上位的貨色,也不知道與多少人苟合過,怕是連婢子都不如。」林之陌氣道。
「靠身子上位?呵。」鳳傾九冷笑一聲,鳳眸中驟然閃過了厲色,「我落水,殿下救了我,怎麼就像你說的那般不堪了,再則,我與殿下早有婚約,情到深處自然濃,如何算得上上位?倒是林小姐,聽說快到出閣的年紀了吧,怎麼?是林御史沒給你尋覓好兒郎,以至於要林小姐自己挑起夫君來了,直往承世侯世子身上倒?」
「那麼多人看的真真切切,要不要我同殿下說說,讓殿下替你說說親?咱們就此把這門婚事做成,倒也不算辜負林小姐一番精心算計!」
鳳傾九尾音上揚,嘴角掛着肆略的譏笑。
她說的這件事的確是前段時間傳開了的一段軼聞,不巧,鳳傾九那天正好見了,不過是一個故意摔,一個出於禮貌搭了把手,僅此而已。
但究竟是誰放出來二人私定終身的謠言,再清楚不過了。
聞言,林之陌臉色一時紅一時黑,眼看着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議論聲越來越大,不由的急出幾滴淚來,掩面沖了出去,只留下鳳紫瀾和丫鬟在原地。
「二妹還不走?」鳳傾九挑了挑眉。
「不如你現在隨我回王府,讓月側妃傾囊相授一番?日後也好……」
說到這裡,鳳傾九似乎想起什麼似地皺了皺眉,「哦,忘了,不用學,妹妹回去看看趙姨娘就行!」
話音剛落,鳳紫瀾咬了咬蒼白的嘴唇,也落荒而逃。
……
不遠處的閣樓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兩位衣着不凡的男子正在下棋,將這番鬧劇盡收眼底。
「皇兄,這位就是你新娶的王妃?」一位身着墨青衣袍的男子眉眼如畫,笑的風流倜儻,那雙邪肆的丹鳳眼在鳳傾九身上打量,「真是位奇女子。」
男子正是當今聖上的第九子,慕玉澤,蘇妃所出,同慕承淵關係好,一直鎮守邊疆,近日才回京。
「胡攪蠻纏。」慕承淵瞥了鳳傾九一眼,黑眸雖沉,但薄唇不經意間翹了起來,「你不打算多留幾日?」
慕承淵端起手邊的茶盞,舉手投足儘是矜貴。
「不留了。」慕玉澤拈起一枚白子,在手中摩挲,那如畫的眉頭縈了一團郁色,「母妃本就不受寵,我留在這裡為她徒添憂愁。」
慕承淵的臉色微變,端着茶盞的手緊了緊,眼底的厲色一閃而過,再次開口,語氣中帶着微微的嘆息,「何時回邊疆?」
「快了。」慕玉澤的面色沉了沉。
「父皇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你若是想多待幾天……」
話還沒說完,便被打斷了。
「算了,皇兄難道忘記當年的事了?我若是多留幾日,那位可不放心。」慕玉澤嘲諷的笑了笑。
當年太子權勢遮天,皇后母家亦有盛大的跡象,而皇位繼承人中,慕承淵與太子慕臨辰爭議最大,太子無端誣告慕玉澤與慕承淵勾結,聖上大怒。
慕玉澤無奈,為證清白自請鎮守邊疆。
而今已過三年了。
想到當年的事情,慕承淵籠罩了漸深的陰霾。
「皇兄,這鳳家的嫡女,你覺得如何?」慕玉澤開口問道,想到方才張牙舞爪的女子,他心中不由得好奇。
這般女子嫁進黎王府,豈不是將王府折騰的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