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章 我拒絕跟這個女人道歉

翌日,鳳傾九起床後剛剛喝了口茶,便瞧見一個女子,盈盈從院外,被丫鬟攙扶着走進來,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面容蒼白,緋薄的唇透着淡紅,步態輕盈,瞧上去,倒真有幾分弱柳扶風之態。
這個女人就是慕承淵口中不要招惹的月心眉了。
但是現在,鳳傾九成了慕承淵的正妃,這個白月光想必心裏不是滋味吧。
「心眉給姐姐請安!姐姐請喝茶。」
她的雙手捧起茶盞,微微蹲下身,聲音也是淡淡的柔和,聽起來我見猶憐,就是這樣將那個冷漠陰沉的男人拴住了多年嗎?
果然男人都是喜歡這種柔弱型的女人。
鳳傾九清亮的眼光打量着月心眉,伸手正要接過茶盞,身旁的人上前道:「王爺來了!」
聲音一落,也不知怎麼的,在鳳傾九的指尖碰到茶盞的時候,茶杯就翻了,熱氣直冒的茶水四濺。
「啊……」
月心眉驚呼了一聲。滾燙的熱茶,翻滾到了月心眉的手背上,白皙的皮膚,瞬間通紅分外刺眼。
鳳傾九搖着頭,勾唇冷笑,這種小伎倆,真是入不了眼。
慕承淵一進門看到的便是鳳傾九的冷笑,他大步上前,直接抱起了月心眉,那深黑的眸子盯着鳳傾九,藏着內斂的慍怒,音色沉沉:「鳳傾九,你在幹什麼?」。
月心眉適時的拽了拽慕承淵的衣裳:「姐姐不是故意的,還請王爺千萬不要怪姐姐!」
鳳傾九不動聲色的拿起一旁的茶盞,撥了撥茶蓋。
「你不是寒症嗎?正好用熱水給你澆澆應該沒什麼事吧。而且,剛剛那碗茶水是你自己潑的,你看好了,現下這碗茶才是我潑的。」
說著,便將揚起手裡冒着熱氣的茶水朝她潑了過去,慕承淵敏捷的側身擋在了月心眉的面前。
月心眉嚇的揪緊了慕承淵的衣裳,趁機往他的懷裡躲了躲。
滾滾的熱茶落在慕承淵月白色的長袍上,衣裳頓時暈染冒氣,可他依舊淡淡立在原處仿若未覺。
男人一步上前,目光森寒盯着鳳傾九,乍寒的冷氣迸發,伴隨着極度危險的氣息,嚇的周遭下人節節後退。
鳳傾九卻是緩緩直起身,目光里毫無懼意,反而往上湊了湊,嘴角揚起了一抹張揚的笑,用只能兩人聽見的聲音道:「王爺,一杯水而已,比起王爺的秘密,應該不算什麼吧。」
慕承淵眸光微沉,見她臉上閃着乖張的笑意,一點也不似從前那般唯唯諾諾的,看到他迷戀中帶着怯怕的女人……
隨後低頭看了看身側的月心眉,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紅印,隱隱起了水泡,不打算耽誤下去。
「傳太醫!」
慕承淵眼底卻透出一股凌厲:「王妃禁足,等候發落。」
鳳傾九笑着,微微彎腰行了一禮:「隨時恭候。」
送走了兩人,鳳傾九坐了下來,看着退避三舍的丫鬟,沖其中一個丫鬟招了招手。
這是她從丞相府帶過來的陪嫁丫鬟木槿,年紀不大,但那圓溜的眼神裡帶着揣摩和小心思……
不是個省油的燈。
「你,速去尋些銀針來。」
「是!」
木槿雖然是被嚇着了,卻也不敢忤逆自家主子,只是心頭還有疑惑。往日里軟弱的小姐,怎麼今日這般有魄力。
拿到銀針的鳳傾九將銀針盡數收進袖中,然後坐下閉眼假寐,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