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0章 跟傳聞中不太一樣

聞言,鳳傾九漂亮的鳳眸里驟然閃過一絲掙扎。
掙扎不過短短片刻,鳳傾九便順勢答應下來道:「既然如此,那就謝皇弟好意了。」
此話一落,鳳傾九便聽見一聲輕笑。
慕玉澤的眸子在鳳傾九淡定自若的面上停留片刻,看來他這個皇嫂跟傳聞中的不太一樣啊,真有意思。
「客官,您的酒來了!」店小二也拎着兩壺酒放在了鳳傾九面前。
鳳傾九拎起酒壺酌了兩杯滿滿的酒,動作間行雲流水,自若的端起其中一杯,另一杯則是自然的遞給了慕玉澤。
慕承淵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收斂在寬大袖袍中的手指微微收緊。
這女人到底怎麼想的,膽大妄為,自己喝酒便罷了,竟還敢拉上旁人。
慕玉澤抿了一口酒水,辛辣之感頓時入喉,正了正臉色道:「如今天氣越發寒冷,寒風凜冽,說起來,邊疆這時候怕是已經下了大雪。」
話音剛落,閣樓上的三人便聽見樓下爆發出一陣嘈雜的人聲。
一婦女高聲哭喊:「我的孩子啊!誰能救救我的孩子!」
鳳傾九端着酒盞的手微頓,尋聲看去。
店小二趕緊前來,拿着帕子抹着頭頂的細汗,微微彎腰不敢抬頭,有些慌亂的道:「大廳里有一位孩童吃東西太急噎住了,剛才試了好多方法都沒用,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今日衝撞了您們幾位貴客……」
慕玉澤眉頭頓時攏成川字,這可如何是好?
在旁聽了一耳朵的鳳傾九二話不說抬步朝着樓下邁去。
「皇嫂這是?」慕玉澤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
「救人!」來不及解釋的鳳傾九身影消失在轉角處。
慕玉澤愕然,看向慕承淵,「皇嫂還會醫術不成?」
卻沒聽到慕承淵的回答,見他眼眸深邃,不知在思索些什麼。
二人一同起身站在閣樓邊往下看,便看見底下一道纖細的身影穿過人群的圍堵,走到最裡層。
鳳傾九突破重圍,眸子瞬間鎖定到一個被婦女抱在懷裡的孩童身上。
孩子情況嚴重,想必是吃的東西堵住了,呼吸道喘不過來氣。
時間不等人,鳳傾九朝着那女人伸出手:「孩子交給我吧,我能救他。」
那女人的哭喊聲頓了頓,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她,「你這麼年輕怎麼會醫術?萬一我的孩子在你的手裡出事了怎麼辦?」
鳳傾九定定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譏笑:「沒看見你的孩子眼看着就要沒命了嗎?」
說著沒搭理那女人便直接將孩子抱過來,開始對孩子實施急救。
「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女人又氣又急,跺腳想要上前搶孩子,結果鳳傾九一轉身差點讓女人撲了個狗吃屎。
「我說了,只有我能救你的孩子,不想讓你的孩子死就別打擾我。」鳳傾九冷聲呵斥,美眸微蹙,纖纖玉指魅影般在孩童身上穴道快速點過。
女人被震懾住,嚇的在原地不敢動,嘴裏卻小聲嘟囔這些什麼。
鳳傾九不再搭理她,輕輕按壓着孩童的脊背,微微用力,一次又一次。
「哇」的一聲,孩童把口腔里的東西吐了出來!臉色也肉眼可見的正常了起來,呼吸也均勻了。
「天哪,這姑娘有真本事啊!」
「年紀輕輕的有此醫術不得了!」
周遭爆發出了一陣陣讚美奉承之聲,鳳傾九面色平淡如水,安撫似的拍了拍孩童的脊背。
直到他的眼神逐漸變得清澈,才塞到臉色忽紅忽白的婦人手裡,快步離去。
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
雲淡風輕。
「這鳳家小姐跟外界流傳的有些不一樣啊。」慕玉澤雙臂環繞,嘖嘖兩聲。
不一樣?
慕承淵聞言心中嗤笑一聲,不只是不一樣,簡直是像換了一個人,敢威脅他還敢對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