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0章 跟傳聞中不太一樣(2)

甩臉色的人,也就見過鳳傾九一人了。
頃刻間鳳傾九已經來到閣樓上。
慕玉澤眉眼帶笑,嘴角上揚,俊容儘是讚歎:「皇嫂的本事實在是讓我刮目相看。」
鳳傾九勾唇淺笑:「皇弟謬讚,普通醫術罷了。」
「皇嫂不必如此謙虛。」慕玉澤見鳳傾九如此謙虛,對她的感觀又好了不少。
聊了兩句,兩個人不知怎麼的再次相對而坐,一人面前一杯清酒開始聊起來。
「我這次回來正因為宮中有了變動。」慕玉澤隨口說了一句。
「何事?」鳳傾九眉眼中流露出困惑的神情。
「皇后最近忙碌着為太子選妃這一事,讓皇宮裡的畫師收集了不少貴女的畫像呈上去挑選。」慕玉澤笑道:「恐怕要忙一段時間了。」
「哦。」鳳傾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太子選妃的確忙,畢竟是未來的一國之母,自然要好生挑選。
「對了,秋獵在即,皇嫂去嗎?」慕玉澤眸中隱隱含着期待的神情。
鳳傾九眼眸微亮,正欲開口。
一道冷如寒冰的聲音煞風景的插了進來,直接打斷二人的聊天。
「天色不早了,該回府了。」
慕承淵低頭睥睨着她,漆黑的眼眸中是濃墨一般的神色,讓人猜不透他的情緒。
鳳傾九好看的眸子微動,「還早呢。」
而慕玉澤瞧了眼窗外的天色,笑道:「皇嫂,下次再見!」
「那好吧,下次見。」鳳傾九與慕玉澤交談的開心,眉眼舒展了些,面上帶着淺笑,明艷而又燦麗。
慕玉澤正欲開口再說些什麼,忽覺一股寒意自周身瀰漫而來,他不由得縮了縮脖子,看向慕承淵,喚了一句,「皇兄。」
慕承淵抿起薄唇冷眼瞧二人,臉色黑沉,起身甩袖離開,甚至連眼皮都沒抬。
鳳傾九不知眼前男人又抽了什麼風,只能認命跟上。
二人一路無言,回到府中。
才一下馬車,便聽見了兩道刺耳的女聲——
「這是月側妃賞賜給我的綢緞,你怎麼能拿去裁衣裳?」
「胡說,這明明是側妃賞賜給我的!」
發生了什麼這麼熱鬧?
鳳傾九心中納悶,剛踏進去,便看到兩個粉面桃腮的美人正為著這一匹玲瓏綢緞,鬧得不可開交。
慕承淵本就心情不好,瞧見此鬧騰的一幕,愈發心煩,當下冷了面色,「來人,拖下去發賣了。」
二人的臉頓時煞白一片!
鳳傾九掃了慕承淵一眼,提醒道:「這二位是宮裡送過來的人,不可發賣。」
慕承淵聲音愈發的寒冷,玉容冷峻凜冽:「那就送回宮裡去。」
兩位美人頓時跪倒,匍匐慕承淵的腳邊,梨花帶雨的哭着求情:「王爺……不要啊王爺,此事是我們的錯,怎麼懲罰我們都認了,求求您不要將我們送回宮裡!」
她們要是送被回宮了,估計就沒有什麼活頭了。
鳳傾九看着兩個美人哭成這個樣子皺了皺眉頭,抬眸見慕承淵依舊面無表情。
忍不住心裏腹誹,這男人可真鐵面無情。
好歹是太后送過來的人,怎麼能輕易送回去?到時候挨罵的還是她。
她輕咳兩聲,緩和着道:「行了,你們二人起來吧,念在你們沒有犯大過錯,就罰一月俸祿即可。」
兩位美人愣了一下,唯唯諾諾的站了起來,面面相覷。
「不過是一匹綢緞,你們兩個鬧成這個樣子也未免太過難看,再去庫房領兩匹,你們二人一人一匹,記我賬上。」鳳傾九看了慕承淵一眼,再次道,聲音輕淡。
兩位美人受寵若驚,小心翼翼的看了慕承淵一眼,見他並未反對,面上一喜連忙道:「多謝王妃!」
「退下吧。」鳳傾九揮了揮手。
話音落下,便匆匆離去,不敢過久停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