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1章 你倒是做得了主

「你倒是做得了主。」慕承淵冷哼一聲,聲音微凜,劍眉透着寒意,「本王的命令都敢違抗。」
鳳傾九勾唇一笑。
那雙清亮的眸子毫不畏懼的與慕承淵對視,語調有幾分漫不經心:「王爺,我可是在幫你呀。」
她俯身過去,湊到了慕承淵耳旁,聲音嬌媚又帶着幾分蠱惑人心,曖昧極了。
「請佛容易送佛難,這些,可是太后賞給您的。」
慕承淵黑眸深沉,冷冷瞥了她一眼,「上次的事情本王還未曾找你算賬,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否則本王將你與她們一同趕出去。」
話音未落,他不給鳳傾九說話的機會,甩袖揚長而去。
「呵。」鳳傾九不屑冷嗤一聲。
她巴不得能被趕出去呢。
整日里待在這沉悶的王府里,再加上一個個不消停的小妾,哪有她開一間醫館逍遙自在。
另一處,鳳府。
古香古色的院落,丫鬟奴才瑟瑟發抖的跪着。
白花花的碎瓷片碎了一地,映着日光,折射出異樣的光彩,似乎在訴說著自己的無辜。
「賤人!鳳傾九個賤人!狐媚子!」鳳紫瀾怒罵著,各種難聽的詞從她嘴裏吐出來。
似乎並未顧及到鳳傾九是她的嫡親姐姐。
「啪」
清脆的巨響。
又一套茶具被摔碎在地。
鳳紫瀾恨不得將鳳傾九那張臉撕碎,咬牙切齒,那眸中淬着濃濃的毒汁。
「遲早有一天,她要殺了鳳傾九!」
她那個賤人,竟然這般屈辱自己,還在那麼多人面前。
黎王妃又如何?不還是栽在月心眉一個妾身手裡?還在她面前耀武揚威,千刀萬剮的混賬東西。
「瀾兒。」輕柔溫婉的聲音傳來。
隨後便看到一道身影款款走來,姿態嫵媚清盈,保養極好的臉上儘是關心。
「小心被你父親看到,他又要生氣了。」她溫聲道,責備似的看了丫鬟一眼,「這是怎麼回事?誰惹了瀾兒不如意?」
「小姐與林小姐逛街時碰到了大小姐,發生了些許爭執。」丫鬟猶猶豫豫的解釋道,聲音帶着顫意。
她怎麼敢說大小姐將二小姐訓斥的體無完膚,還說那種話……
一聽到與鳳傾九有關,趙姨娘當即明白了,柔美眼眸沉了沉。
「鳳傾九,賤人,竟然敢仗着黎王妃的身份頂撞我!狐狸精!」鳳紫瀾怒罵著。
「好了,母親想辦法替你報仇,你消消氣。」趙姨娘撫慰道,哄似的拍着鳳紫瀾的肩膀。
鳳紫瀾絲毫不領情,她冷笑着,「你怎麼幫我報仇?她可是黎王妃,你能如何?」
「這……」趙姨娘一怔,眉頭緊緊皺了起來,緩而,不知想到了什麼,她笑了一聲,「這有什麼難的?皇后娘娘正在為太子選妃,我的瀾兒這麼優秀,若是坐上了太子妃之位,區區一個黎王妃還不是隨你處置。」
「我庶女,有什麼資格做太子妃?」鳳紫瀾當即怒從中來,猛然推開了趙姨娘,埋怨道,「都怪你,到現在還是妾室,害的我只能被鳳傾九生生壓下一頭。」
趙姨娘臉色微變,有些生氣,「瀾兒,你怎可這般與母親說話?」
「我……」鳳紫瀾意識到有些不合適,看了趙姨娘一眼,怨恨的跺了跺腳,淚珠落了下來,「你都被禁足了,我被鳳傾九欺負還只能忍氣吞聲,你就是妾室,害得我只能是個庶女,連太子妃都選不上。」
說完,她猛然用力將趙姨娘推向一側,捂着臉跑了出去。
趙姨娘被推到在地,被氣得胸口疼,一時說不出話來,「瀾兒,你……」
眼睜睜看着鳳紫瀾走遠,頓時生出些無力感,胳膊傳來的刺痛一陣陣蔓延開,眼眸黯淡了不少。
她如何不想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