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3章 那就去死吧

鳳傾九清冷至極,眸光儘是冷寂,周身溫度驟低寒意如冰凍三尺。
尤其是「娼妓」二字,咬的極重。
「父親已然破了規矩。」
鳳著林臉色難看,「我的內院之事,什麼時候還得經過你的同意?滿嘴胡言亂語,我就是這麼教你的?」
「呵。」鳳傾九冷笑一聲,俯身看向趙姨娘,不屑的冷嗤,「鳳紫瀾要參加太子殿下的選妃也可以,我畢竟作為嫡姐,自然不會攔着妹妹的路。」
「你同意了?」鳳著林面上緩和不少,聲音溫和了些。
「趙姨娘入族譜絕對不可能。」鳳傾九嗤笑,話頓了頓,目光落到了鳳紫瀾臉上,語氣微涼,「既然為了鳳紫瀾能納入太子選妃名單,那就去母留子,將鳳紫瀾記入母親名下。」
她聲音輕如鴻毛,卻又重如千斤,一字一字清晰的落入了幾人耳中。
鳳著林還不曾發作,趙姨娘率先白了臉,渾身輕顫,痛徹心扉的指着鳳傾九,「你……你當真對我厭惡至極?」
「老天爺呀,您睜開眼睛看看,我將她含辛茹苦的養大,任勞任怨,到現在竟落得這麼個下場。」趙姨娘淚如雨下,低聲哭訴着,楚楚可憐。
「你將我養大?」鳳傾九嘲諷的笑笑,「我還要感謝你手下留情,未曾將我掐死。」
「你……你……」趙姨娘再說不出話來,手指顫抖的指着鳳傾九。
她身子晃了晃,餘光暗暗瞥了鳳著林一眼,哀聲痛哭,「你如此恨我,我去死好了,省得髒了你的眼……」
這話剛落,她直直的朝牆上撞去。
「母親。」鳳紫瀾驚呼一聲,緊忙摟住了趙姨娘,哭的不能自抑,「姐姐,您饒了我們吧,放過母親好不好。」
「父親,你勸勸姐姐,今日之事全怪我,不怪母親。」鳳紫瀾柔柔弱弱的拽了拽鳳著林的袖口,淚珠怎麼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我受人責罵便罷了,就算頂着庶女的名頭一輩子,我也認,但是母親無罪。母親為了丞相府勞累那麼多年,如何擔不得丞相夫人的位子?」
母女兩人哭作一團。
鳳傾九冷眼看着,一言不發。
「逆女!」鳳著林當即怒氣上頭,揚手朝鳳傾九狠狠揮去。
「啪」
一聲清響,在大廳內格外明顯。
哭聲驀然止住。
鳳紫瀾眼中閃過狠辣,摟着趙姨娘的手又緊了些。
打死她!賤人!
鳳傾九隻覺臉頰一片火辣辣的疼,摸了摸臉,唇角微勾笑了一聲,面上卻是一片涼意。
「今日這平妻,必須抬!」鳳著林語氣不容拒絕。
「呵,那要看你有沒有這麼能耐!」鳳傾九冷冷掃了他一眼,語氣中透着無盡的寒意,犀利而又冷寂。
「驚蟄何在?」
驚蟄應聲走了出來,看到鳳傾九面上的紅腫,詫異了一瞬,「王妃。」
「圍住丞相府,一隻蒼蠅也不能放進來。」鳳傾九目光清涼,緩緩掃過幾人,紅唇微啟,一字一頓,「今日這平妻,我看誰敢抬!」
「反了你了,這丞相府難不成你當家?」鳳著林怒道,巴掌又要扇過來。
鳳傾九眼眸微眯,猛然接住了他的手,狠狠甩向另一處,「我這麼多年屢次退讓,你們若是安安分分,我們兩相無事,可今日你們非要噁心我,我便也不必再心慈手軟了。」
她兩眼猩紅,透着些冷厲。
揚手抽出了驚蟄腰間的長劍,寒光乍閃,猛然抵住了趙姨娘的脖子,微微用力。
「啊……」趙姨娘臉色慘白如紙,渾身抖得像籮篩似的,「主君……主君救我……啊……」
話音未落,長劍又離她近了不少,在那白皙的脖頸上留下一道紅痕,微微滲着血珠。
「姐姐,我不嫁太子,也不抬平妻了,您別殺母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