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搖晃》[風情搖晃] - 第1章 都是瘋子

「想當初盛家是多麼風光,如今家破人亡,真是令人唏噓。」

「有什麼好唏噓的,那是他們活該,盛家製藥廠的劣質假藥不知道害死多少人。」

「要不是宋總念舊情,盛明姝估計連墳頭都沒人給她立。」

幾個人的對話被不遠處站着的兩人聽在耳里。

容顏裹在黑色兜帽里的女人,幾乎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旁邊的人身上。

身形高大的男人將嬌小的她摟住,替她拉了拉帽檐,俊美的臉上掛着溫潤的笑:「感覺如何?」

盛明姝微仰着頭與他對視,眼裡的恨意如席捲而來的風暴:「參加自己的葬禮,當然是種不錯的體驗。」

瞥了眼白安手臂上纏着的黑紗,她譏諷的嗤了一聲。

白安唇角弧度不變,看起來宛如一位風度翩翩的貴公子。

只有盛明姝知道他有多麼噁心。

不,不僅是他,還有他們。

怨毒的視線掃過站在門口的人,那位她曾經的未婚夫宋南琛。

她身子晃了晃,藥物作用下她很難繼續保持清醒,渾身軟綿無力好似變成了一團沒有支撐點的棉花。

白安跟宋南琛打了個眼色,將暈過去的她打橫抱起。

盛明姝再次睜開眼,已經回到了那個對她來說暗無天日的地方。

她趴在厚實的地毯上,被換上男人們最愛的薄紗裙。

黑衣下若隱若現的肌膚,讓人血脈僨張。

長如瀑的青絲鋪在身下,她費力的抬眸,入眼的依舊是鍍金的鐵欄杆。

樣式精緻的巨型鳥籠將她關在其中,她就像一隻永遠也飛不出去的金絲雀。

腳步聲靠近,很快傳來籠子門被打開的聲音。

西裝革履的男人,將她從地上托起,抱着她放在籠子里的鞦韆上,不由分說的吻過來。

「滾!」她憤恨的偏過頭,想要避開他的碰觸。

蕭煜張揚的眉頭挑起,狠狠扯住她脖頸上的鎖鏈:「不想盛名誠死,就給爺安分點。」

盛明姝眼裡的怨恨漸漸消去,一雙水眸失去了原本的光彩,變得死氣沉沉。

垂在身側的手握緊,指甲嵌進掌心,卻感受不到半點痛意。

想到為救自己而變成植物人的弟弟,她閉上眼,已經流不出淚。

她主動送上嬌唇,下巴卻被男人一把掐住。

「爺就喜歡你乖乖聽話的樣子。」蕭煜桀驁的臉抬起,高高在上的垂眼看她。

懷裡的女人如同失去利爪和尖牙的貓,這副溫順的模樣,讓他眼裡浮上層欲色。

曾經對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顧的第一名媛,如今不還是淪為他的掌中之物。

誰也不能忤逆他。

敢反抗,那就折斷她的傲骨。

盛明姝閉上雙眼任他施為,哪怕又有人進入房間,她也沒有半點反應。

就像一個失去靈魂的傀儡娃娃。

宋南琛摘下眼鏡丟到一邊的地毯上,慢條斯理的解開袖扣,然後是紐扣。

跟他一起進屋的人,有一張娃娃臉,面如白玉。

他沒有進鳥籠,而是兀自找好角度,架起畫板。

白安進來的時候,身上還穿着白大褂,明顯是剛從實驗室里出來。

他晃了晃手裡的藥劑:「都在啊,正好試試我的新作品。」

被蕭煜抱在懷裡的盛明姝瑟縮了一下,她知道那是什麼。

能讓她丟掉所有尊嚴,變成自己都覺得可恥模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