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 - 第1章好心掌摑帝寵妃

看着漸漸西沉的夕陽,我偷偷掰了掰手指頭——我在這人來人往的翛然宮門前,跪了該有四個時辰了吧。

四個時辰,也就是八個小時,又冷又干,不得動彈,滴水未進,我的下半身以及我的五臟六腑早已失去了知覺;相比之下,更麻木的是我的心,翛然宮進進出出的各宮來道喜的主子奴才對我的指指點點冷嘲熱諷,在我看來,全是笑話。

不過,我倒是有幾分懊惱,人人都避之不及的事,我卻攬上身,這不,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了吧。事情的詳細經過其實是這樣的——

今日,是一個尤為不尋常的日子。

翛然宮中,一片凄風苦雨。產閣中,瀟賢妃已經氣息奄奄,連痛苦的**都發不出來了。忠心的奴僕跪了一地,呼天搶地,所有他們知道的神明都求過了,只盼主子平安渡過難關。從昨夜子時的陣痛開始,一直到此刻,瀟賢妃已經躺在床上**了將近六個時辰了,她那不知道是皇子還是公主的孩子始終不肯露頭,而是將整個皇宮攪得人仰馬翻雞飛狗跳。

整座皇宮都籠罩在極其緊張的氣氛之中。上到皇帝、太后、皇后,下到皇子、公主、宮妃,甚至宮女、太監,幾乎人人都指望着翛然宮能傳出較之過去的五個多時辰不一樣的消息來;儘管每個人所期待的結果不盡相同,可終需一個結果來了結所有人的猜想的。將近六個時辰啊,所有人的心都懸在半空中,快折騰不動了。

所謂病急亂投醫,皇帝心疼愛妃,自己卻無能為力,只好將所有他想得到的人都宣進了翛然宮——太醫院所有的太醫,宮裡所有的接生嬤嬤,甚至和尚、道士都被宣進宮了,和尚自然是誦經祈福的,而道士則是降妖除魔。可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皇帝所做的努力絲毫沒有奏效。赫赫天威,豈能遭逆?皇帝龍顏大怒,下旨若賢妃娘娘稍有不測,要一干人等提頭來見。這樣一來,翛然宮中的人更是如覆冰薄。

「娘娘……娘娘……」估計產閣里的接生嬤嬤們手忙腳亂,嘴裏更是閑不住,「用力啊娘娘,啊——娘娘!」房間里傳出眾人的驚呼。

一個嬤嬤奔了出來,滿眼驚恐地對着外面的一大幫太醫喊,「不好了,娘娘厥過去了。」太醫們個個面無人色,奈何宮中禁忌,又不能當面施救,只能吩咐灌參湯掐人中什麼的。

千儀公主滿臉焦灼,坐立不安,望着產閣進進出出的人。我站在一旁,看着她,「公主,您別憂心了,賢妃娘娘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聽見我的聲音,千儀公主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她站起來,握着我的手,她的確為瀟賢妃擔憂,因為她急得手心全是汗。「亂紅,」她喚我的名字,「你平時點子最多,你有沒有辦法,救救賢妃娘娘,她現在都昏過去了,再這樣下去,大小都難保啊。」

我心中暗暗叫苦,「公主,這生產的事,奴婢確實沒有辦法。」我還想多活兩年吶,可不想「提頭來見」。

「亂紅,你就想想辦法吧,賢妃是好人,好人不該這樣受苦的啊。」這話倒不假,瀟賢妃的溫柔賢良、平易近人是宮裡出了名的。「生產的事你幫不上忙,可暈厥的事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千儀公主也是一個平和的人,對下人說話從不盛氣凌人,哪怕是這緊要關頭。我跟了她十年,深諳她的性子。

「這,」我猶豫了一下,算了,「奴婢去試試吧。」為了這兩個待我不薄的主子,我拼了!

得先告訴大家,我不懂醫術。千儀公主之所以會叫我想法子,是因為我平時鬼主意多,並且歪打正着救過一兩個人,至於是如何做到的,以後再說,現在救人要緊。

撥開里三層外三層的太醫,推開產閣的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還帶着些許血腥味。我重重地皺起眉頭,這些人有沒有常識啊,這樣憋悶的房間,正常人都得熏暈了,更何況一個虛弱的產婦。我掃了一眼屋裡,房間很大,四周掛起白紗帘子,帘子中間擺着一張沒有床幔和圍欄的平板床。透過帘子,我看見,一大群人圍着失去了意識的賢妃。

「把窗戶打開,換換屋裡的空氣。」我對那些幫不上忙只干著急又只會製造二氧化碳的宮女說。

「不行。」一個老婦人的聲音制止了我,可謂聲色俱厲啊,「娘娘體虛,不能吹風。」

我轉過頭,看了那老嬤嬤一眼,沒理會她,示意開窗。

「你是什麼人?」老嬤嬤顯然關心我多於賢妃,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我沒心思跟她杠上。我走向床邊,她竟然還想過來阻止我,但另一個嬤嬤拉住了她,在她耳邊說了點什麼。

一個宮女正抖着手端着一碗參湯在喂賢妃。那麼冷的天,賢妃也滿頭大汗,雙目緊閉,雙唇也緊緊抿住,湯藥根本喂不進去,可那宮女還是在發著抖盲目地喂。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你讓一讓,」我輕輕推開那個宮女,又對圍成堆的人說,「大家都讓一讓,讓娘娘喘口氣。」

這一次,大家居然很聽話地散開了,估計是大部分人都認出我是那個曾經救活過公主和皇子的「大紅人」了吧。

我輕輕地拍了拍賢妃蒼白的臉,「娘娘?」不能緊張,我安慰一下自己。定下心來,我想了想,一咬牙,只有這樣了,死馬當做活馬醫吧,老天保佑我一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