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 - 第4章喬裝游盛世皇城

這是我十年來最興奮的一天。

豪華的馬車載着千儀和我,穿過一道有一道高大的宮門,漸漸遠離皇宮。我撥開車窗帘子,看着皇宮在我身後越來越遠,想着真的能有這麼一天,能不在宮中種種規條的限制之下,走在繁華的京城街頭,呼吸着自由的空氣,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意。

沒錯,是微服私訪,千儀公主微服私訪,由我作陪,還有一些不露面的大內高手暗中保護。當然這個「微服私訪」也是我在背後「教給」千儀的,她一到太后面前撒撒嬌,就成了現在這樣——換一身男裝,大大方方地出宮了。

千儀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穿的一身天青色長袍,她長那麼大也是第一次出宮,顯得很興奮,掀起帘子好奇地看路邊的風景。

「剛才老六找你說什麼了?」千儀突然回過頭來,饒有興味地看着我。她說的老六是六皇子,雖然她年齡比六皇子小,可是輩分高,所以才這麼稱呼的。

「沒什麼,就是讓奴婢好好照顧他的小皇姑姑公主您啊。」我笑了笑,隨口說道。出宮前,六皇子突然親自來找我,不過倒是真的沒說什麼,只是叫我小心。

千儀曖昧地看了我兩眼,又轉過頭去看風景了。這小丫頭,才十六歲,哪來那麼多的心思,真是早熟。

至於六皇子,他確實只是找個借口來看我的而已。因為自從那次我從林泉齋回來直到今天,都沒有在千儀宮的其他地方露過面,就連除夕的皇宮家宴和上元節以及春節期間各種大小宴席,作為千儀的貼身丫鬟,我都裝病沒有陪同左右,就是怕見到六皇子。正是衝著那句話,我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我?不過我這一「病」就是大半個月,太后那邊也不高興了,還特意找了太醫來,還好千儀也肯幫我擋着,所以就安然過關了。

「公子,前面就是京城最繁華的永樂街了。」大內侍衛喬裝的車夫在車簾外稟告。

「好,就停在這兒吧。」我扶着千儀下了馬車,對車夫說。

「我會在日落之前回到這兒,從現在到日落之前的時間裏,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千儀絕對是個善解人意的好主子。

「屬下謝過公子。」車夫感激地看着千儀。

走在古色古香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我依舊會有一種深深的距離感,儘管我已作為一個古人生活了那麼多年。

街上很熱鬧,人人都面有喜色,也是,今年是個好年啊,邊關戰事大捷,赤陽國的臣服使得承和帝成了天儀開國以來最有為的皇帝,承和帝一高興又大赦天下,還免了一年的稅負,天儀平民百姓哪個不感恩戴德喜氣洋洋啊。千儀和我置身其中,也不由得沾染了幾分喜氣。

鱗次櫛比的各色商鋪,客棧、飯館、當鋪、銀號、古玩店、綢緞莊所有在連續劇中看到的都有,看來中國影視還不至於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喲;井然有序的各種攤檔,賣冰糖葫蘆的、捏糖人的、賣胭脂水粉的、算卦的、賣字畫的,還有玩雜耍賣藝的,可謂不勝枚舉,應有盡有。不少商販還是一個妙齡女子,逛街的人群中也有各個年齡段的女子,甚至還有女扮男裝的。看得出來天儀的民風還是比較開放的,和我前世的盛唐相似。不過女扮男裝的那些可真不夠水準,除了她們身上那身行當,她們所表現出來的哪一樣不是女兒家形態呢——有耳洞、沒喉結、聲音嬌嫩、皮膚細緻白皙、眉似遠山。

而此時的千儀,早把之前叮囑我要如何注意男子形象的話忘得一乾二淨了,她開始時還故意粗着嗓子說話,可看到街上應接不暇的商品時,激動得什麼都忘了,也沒了在宮中那種矜持。其實我喜歡看到現在的她,這樣的她更像一個十六歲的少女,更有靈氣。

不到一個時辰,我的手中已經抱着一大摞千儀買的各種小玩意兒了。女人,無論長幼,可真是天生逛街的料。在宮中,錦衣玉食養着,宮女太監供着,太后皇帝寵着,千儀可是享盡人間福了,有什麼東西是她沒見過的呢?恐怕就是民間的平凡生活吧。所以,連民間最平常的銀貨兩訖的交易都能吸引她。

「亂紅,你快看,那是什麼?」千儀突然很激動地指着前面一個捏麵人的攤檔。

「小公子,過來瞧一瞧吧。」面人攤老闆看見生意上門了,趕緊招呼,「全京城可就我面人臧手藝最好啊。我可以把您的模樣都給分毫無差給捏出來。」

千儀不解地看着我,「什麼是面人啊?」

「公子,面人是一種民間工藝品,製作簡單但藝術性很高。它用麵粉、糯米粉為主要原料,再加上色彩,石蠟、蜂蜜,製成柔軟的各色麵糰。也有人管它叫麵塑。」在我前生是這樣的,不知道在天儀是不是了。

看着眼前琳琅滿目的面人,不僅千儀,連我都被深深吸引了。婀娜多姿、衣裙飄逸的美女、天真爛漫的兒童、鶴髮童顏的老人,以及各種神話故事、戲劇、歷史人物,還有山川深澗樹林花鳥組合而成的立體圖,無一不栩栩如生。

「小公子,您要我給您捏什麼呢?」

「你不是說可以把我的模樣都給分毫無差給捏出來嗎,那就捏我的模樣吧。」千儀邊端詳手中的一個精緻的蓮花麵糰邊說。

「好嘞。」話音還沒落他那雙粗糙的手就開始靈活地工作起來了,這真是一個奇人,那麼不雅緻的手怎麼就能做出這麼雅緻的藝術品來,我甚至能從那些面人中看出靈魂來。

「這確實是麵粉和糯米粉做的?」千儀似乎依舊不相信這些吃進肚子里的東西能做得那麼好看,「那是不是跟糖人一樣也可以吃呢?」

我還沒反應過來,千儀已經把荷花麵糰送到嘴邊,輕輕地咬了一小口。我急了,「公……子。」還差點叫漏口了,「這不能吃。」

來不及了,千儀已經把麵糰咽下去了,聽到我的話,她一雙柳眉登時擰成了蚯蚓狀,面人老闆也遏制不住地笑了起來,笑意里倒是沒有半分調侃意味,可千儀的臉白皙的臉蛋紅透了。

「這……這可怎麼辦?」千儀急了,尷尬地看着我。

面人老闆見狀,止住笑,安慰道,「沒事沒事,吃不壞人的。來,您的模樣捏好了,」說話間就遞了過來,「給,壓壓驚。」

看到那個面人,我再次愣住了,他捏的是女裝的千儀,穿的一身粉色的宮裝,綰的一個高鬟望仙髻,細節處理的很好,連眉眼間微微的笑意都刻畫出來了,美得宛若一個降世仙子。

「你騙人。這一點都不像我。」千儀不樂意了。

「小公子,我面人臧從來都是只求神似不求形似,這就是你。」這個老闆就奇了怪了,怎麼就跟顧客過不去?

「你!」千儀語結。

「哈哈哈……」一個放肆的笑聲從旁邊傳來。

我回過頭來,只見兩個衣着不凡的偉岸男子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