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紅顏劫:惹上狼君難脫身] - 第4章喬裝游盛世皇城(2)

過人群而去。千儀看着兩人遠去的背影,又看看滿眼笑意的面人老闆,撅着嘴,一把奪過那個「千儀面人」,走開了。

「公子,還沒給錢吶。」面人老闆喊着。我扔給他幾個銅板,趕緊去追趕千儀。「這位小哥,面相不凡,我可以給你捏一個,不要錢的。」

面相不凡?敢情他還是看相的?「不必了。」我回過頭來沖他笑笑。

又逛了許久,千儀這丫頭也沒開口說話,該不會是生氣了吧?「公子,你累了吧,要不咱們找個客棧歇歇腳再逛?」

「亂紅,我是不是很笨,什麼都不懂。」千儀委屈地看着我。這丫頭,不是生氣,是自尊心受損了。

「公子,你說笑了,」我安慰她,「公子天資聰穎,你的琴棋書畫的師傅哪個不是讚不絕口?至於這民間的生活,公子不知又何妨。」

「可為什麼你都懂,你也是打小在宮裡長大的呀?」

我無奈地笑了,「公子,我是八歲進的宮,八歲我前我都是在民間生活的啊。」

千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救命啊……救命啊……」一個細嫩的聲音打破熱鬧集市的平靜,緊接着,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慌不擇路地在街道上撞來撞去,還撞倒不少路人推倒了路邊攤檔,女孩後面不遠處有三五個奴僕穿着的男子在吆喝着追着,這種情況平頭百姓自是唯恐避之不及的,都急急地讓開了一條道。

這種事我們是理不清的,我準備拉着千儀往路邊靠。可那女孩不知是跑得急還是嚇得腿軟,一下就倒在了千儀的腳下。

「救命啊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吧。」女孩抬頭看見千儀,眼裡忽然有了希望,邊哭邊拉着千儀的衣擺求救。

那幫奴才停在了我們面前,「小賤人,看你還往哪裡跑?」為首的八字鬍男子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女孩,喝道。

「公子救我,跟着他回去我會被打死的。」女孩又開口苦求。千儀聽見八字鬍的話,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團,又不知該如何出聲。

「哈哈哈,小賤人,要找靠山你也得找個像樣兒的,就這兩個小白臉?哈哈哈哈……」八字鬍大笑起來,他身邊的奴才也跟着起鬨。

「你放肆。」千儀微有薄怒,「天子腳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出言不遜,調戲良家女子,你們眼裡還有王法嗎。」我拉拉千儀的衣袖,她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這件事,她管定了。

「天子腳下?哈哈,皇帝老兒在皇宮裡住着,管不着我們拉屎放屁,我們家老爺才是京城的主子……」

「你閉嘴!」我忍不住大喊一聲,因為千儀已經怒火已經升起,「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就你這句話,我就可以讓你這惡奴才,和你們的老爺滿門抄斬。」

不知是我的怒氣還是我的話語嚇住了八字鬍,他住了嘴,觀察着我和千儀。

「姑娘,」千儀扶起女孩,「給我說說,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抓你。」

女孩未語淚先流,我微微皺皺眉頭,這些古人,怎就喜歡這麼一副苦情像。「公子,我和姐姐是從家鄉離城到京城東郊王員外家做婢女的,半個月前左相的二公子到王員外家做客,看見我和姐姐,就向王員外要了我和姐姐,說是給左相夫人當丫鬟的。可是我們姐妹倆剛進相府,二少爺就要姐姐給她做妾,姐姐不從,就被他們關了起來,前日……」女孩恨恨地咬咬牙,「二少爺強來,姐姐就撞牆而亡了,姐姐死了,二少爺又不肯放過我,所以我今天逃了出來……」看來每個社會都少不了這樣齷齪的事情,連異時空的盛世皇城都免不了。

「你胡說。」八字鬍又開了大嗓門,「你個小賤人,竟敢污衊二少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說著就沖了過來。千儀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把將女孩拉到她的身後,想替女孩擋下這一掌。

我一時不知所措,急得顧不得手中的東西,只往八字鬍身上用力摔,可他紋絲未動,又示意他身邊的奴才上前來抓住我們。「嘿嘿嘿,」八字鬍奸笑着,「我看你們還敢不敢強出頭。弟兄們,上啊,這兩個俊俏的小白臉,抓回去獻給少爺,重重有賞。」該死的,那個什麼鬼相的兒子居然還好男風。

眼看他們就要過來了,怎麼辦?周圍早已圍起來看熱鬧的群眾也沒一個人上前幫忙。該死的大內侍衛,怎麼還不現身。

「公子小心。」我擋在千儀面前,八字鬍伸出手來,「噯喲!」一聲慘叫,他還沒來得及伸手碰我,就縮回手捂住了他的左眼,同時倒在了地上打滾,「噯喲……我的娘呀,我的眼睛啊……」

與此同時,有許許多多拇指般大小的石子兒從半空中飛過來,打在那些惡奴身上,他們又叫又跳,一點辦法都沒有,有的還直接撲到了地上直打滾,求爺爺告奶奶地求饒。圍觀的群眾此時也鬨笑起來了,有膽子大點的還撿起石子兒扔向惡奴。

「快跑啊。」有人這才想到突出重圍,大喊道,於是他們作鳥獸散,八字鬍還在地上捂住眼睛打滾,「他娘的混蛋,扶起我。跑!」他們連滾帶爬地逃走了,石子兒也沒了蹤跡。圍觀的群眾都鼓起了掌,散開了。

「奴婢若荷謝謝公子救命之恩。」女孩跪在了千儀和我面前,「奴婢願做牛做馬報答公子」。

千儀趕緊扶起她,「快快起來,你不是我的奴婢,你回家吧。」千儀到底還是想得淺了,這麼鬧了一場,還讓這女孩一個人怎麼回家。

「公子,」我喊過千儀,拉她到一邊,「不妥。我們這麼一鬧,待會那些人肯定還會找回頭的,如此一來,這個若荷必定不能全身而退,讓她孤身一個人又身無分文的走,如同讓她重入虎口啊。」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帶她回宮吧。」

經過一番商量,我們決定請鏢局護送她回家。我們毫不費力地找到了京城最大的鏢局,把事情辦了妥當,並讓若荷即刻啟程,一刻也不耽誤。若荷對我們感恩戴德,又是一番如何報答之類的話。

「總算做了一件好事。」千儀得意地對我笑了笑,看來她是找到平衡了。

「可是公子,」我空着雙手,愁着臉看着她,「你今天逛了大半天買到的小玩意,一件也不剩了。」

「誰說一件不剩的,這不是嗎?」千儀從袖子中拿出那個「千儀面人」,笑着朝我晃了晃。「至於其他的,也不值幾個錢,下次出來再買不就得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就找個雅緻的地方,好好嘗嘗民間的佳肴。」花了幾十兩買來的東西打了水漂還不值幾個錢,哎。

咦?下次出來?呵呵,有戲了,這個寶貝公主微服私訪才第一次就上癮了。看來我以後出宮的機會多了去了,這麼一想,心情大好,對千儀填五臟廟的建議一下子就喜歡的不得了,「屬下遵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