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叢之海》[花叢之海] - 第1章  宮鎖憂愁(一)(2)

能避免家中瑣事的牽繞。
改日臣妾去張國相家裡拜訪,把此事解釋解釋,皇上就別為難了,把此事交給臣妾。」
李皇后心思縝密,既然知道郁有求憂愁在心,當然要想辦法幫他解憂。

「皇后,你打算怎麼說?」
郁有求不解的問。

「臣妾自然有臣妾的辦法,皇上一天到晚忙於國務已經夠累了,就別管那麼多了。」

郁有求微笑不語,有個如此體貼的皇后真好。
他年逾不惑,面孔卻依然如當年那般俊美明朗,只不過多了些髭鬚,年輕和年老的區別總是鬍子的多少或者柔軟和堅硬。

窗外鳥語花香,流水叮咚,還有一些耳朵所不能聽見的竊竊之音。

柔和而又清涼的風,穿過茂密樹蔭的罅隙,吹至一片茵茵綠草之處,綠草旁邊有古松,古松下有暢流的小溪,溪水映照出青翠的松枝,松枝上活潑的松鼠,透過松枝的斑斑蔚藍,點點純白,似有若無的微風拂過,溪水上漾起一圈圈細小的波紋,就好比一幅被風吹皺了的水墨畫,在無數活動的畫筆間明快流淌。
小溪邊有一少女,少女生的明眸皓齒,眉目如畫,這裡的一切好像都如畫,遠山如畫,花田如畫,古松如畫,人亦如畫。

這少女雖生的機靈,此時此刻臉上卻全是倦怠,昏昏欲睡的樣子。

她坐在柔軟的草地上,背後靠着的是薔薇花粗壯的藤蔓,這棵薔薇花的藤蔓好比一條蟒蛇那麼粗,越往上就略細,攀纏在一涼棚上,藤蔓纏纏繞繞,彷彿繡花一樣的千針萬線,把涼棚裝飾的幾乎密不透風。
它差不多每一片葉子間都開着一朵花,一朵好看的薔薇花,越往上花朵越擁簇,繽紛多彩,比最好看的蝴蝶還要好看許多倍。
然而這麼多顏色的花全都開在一棵薔薇上,難道有可以開五顏六色花兒的薔薇嗎?
當然沒有,之所以五顏六色的薔薇花都開在一棵藤蔓上,是因為早期的嫁接,僕人們把五六棵顏色各異的薔薇花全都嫁接到一棵最粗壯的薔薇藤蔓上去,經過長時間的生長,它們已經融合成一體了,因此今天才可以看到這棵彩色薔薇花王!

薔薇花下的少女穿着不甚華麗,倒和她白皙、擦過脂粉的小臉非常相稱。
俗話說:佛靠金裝,人靠衣裝。
這句話還是非常實際的。
這並不是說這個正在昏昏欲睡中讀書的少女不漂亮,正相反,這個少女不光漂亮,而且美的別緻,只是再美的花兒也需要綠葉的陪襯,美麗才得以彰顯才顯得完美。

少女被一採花的蜜蜂吵醒,睜眼看了看靜謐的四周,是一種懶洋洋的靜謐,夏初時節的正午,躲在沒有火辣辣太陽的地方,但依然會因這種懶洋洋的靜謐而懶洋洋的發困。
她先是打了個懶洋洋的哈欠,把書本丟在一旁,然後用響亮又不乏困意的聲音喊道:「小蝶!
小蝶,小蝶~」

她一連喊了三聲,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個人,一個和那少女年齡差不多的少女,同樣是一副倦怠之色,一聽見那個比她更具有高貴氣質的少女的叫喊,忙不迭的從涼棚里鑽出來。
但誰也不知道她是從涼棚下哪個地方鑽出來的,也許她一直躲在茂密花藤下睡覺呢!

「公主。」
小蝶揉着惺忪的睡眼來到郁採薇面前,囁嚅道,「公主叫小蝶有什麼事?」

郁採薇從地上爬起來,指着小蝶的鼻子罵道:「本公主在這裡辛辛苦苦的讀書,你卻給我躲起來睡大覺,你,你還把我這個公主放在眼裡嗎!」

如此斥責,小蝶卻並不怎麼懼怕,笑眯眯的把郁採薇的手從鼻子上移開,滿臉堆笑道:「公主不願意嫁給張國相的兒子,被皇上罰在這裡讀書,不讓任何人聽你使喚,小蝶不忍心公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偷偷地躲在涼棚下讓公主使喚,已經是違抗了皇上的旨意。
公主,你就忍忍吧!」

郁採薇氣的捶胸頓足,準備把心裏的火氣都撒在小蝶身上——「你說什麼,你一個小小的死丫頭竟然也叫本公主忍!」

「不是小蝶叫公主忍,而是公主非忍不可!」

郁採薇轉而頹喪之極,「我怎麼那麼命苦呀,皇阿瑪從來沒有這樣對過我,這一次就為了那個討厭的張守成,就罰我讀一百零八篇詩詞,而且要通通會背誦出來,真氣死本公主了!」
她幾乎快哭出來了。

「聽說李皇后為了公主的事情去張國相家道歉了呢。」
小蝶道。

「什麼,誰讓她多管閑事的!」
郁採薇的面孔微微扭曲。

「從金鑾殿出來後就坐轎去了,大概是皇上的意思吧。」

突然,從旁邊的樹影里走出來一個男子,郁採薇吃了一驚,「三哥,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出個聲兒!」
她責備的向三皇子走去。

「你在這兒受罰,我總不能明目張胆的過來看你吧。」
三皇子道。

「什麼受罰,我根本沒見過張守成,皇阿瑪就下旨賜婚,是不是也太不尊重我了,我這就找皇阿瑪說理去!」
郁採薇怒氣沖沖,欲走。

三皇子攔住她,諸位皇兄里,數三皇子最和這個妹妹親近了。
「你不要攔着我!」
郁採薇叫道。

三皇子微側過臉,對着藤蔓涼棚的後側道:「出來吧。」

出來吧?
叫誰出來?
難道三皇子不是一個人來的?
他叫的那個人會是誰呢?
郁採薇一時茫然想不透,只見從涼棚後緩步出來一白衣男子,穿着瀟洒白衣服的男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