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叢之海》[花叢之海] - 第2章  宮鎖憂愁(二)

白衣男子身高七尺,長得面闊口方,劍眉星眼,皮膚白凈,一臉和氣溫潤,顯得平易近人。
「這個人是誰?」
郁採薇問道。
任何少女看見這樣一個英俊偉岸的男子都會怦然心動,公主當然也不會例外,只不過憑她一貫的傲氣,不把一般人放在眼裡的傲氣,她當然不會像花痴小蝶一樣先是狠狠崇拜一番。

「他就是那個你沒見過不願意嫁的人。」
三皇子笑道。

郁採薇真的沒見過張守成嗎?
真的對這個男子見所未見嗎?
不,她見過,而且很熟悉,她很快就想起來了,包括小蝶,也有點認得他了。
張守成一味擺着一張充滿和善微笑的臉,目不轉睛的凝視着郁採薇看,彷彿在告訴她她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公主,他……他……他就是!」
連小蝶也一直認得他,這一點不假。

「他就是那個負責保護本公主寢宮的侍衛!」
郁採薇接道,她臉上的神情遠不如嘴巴那麼伶俐自如,怔怔的,彷彿看見了一個死而復生的人時的驚詫一樣。

改頭換面的張守成開口了:「不錯,我就是那個侍衛,和公主打過幾次交道的侍衛。」

何故說張守成改頭換面?
這是有原因的,他本一國之相張立本的兒子,要是想當官的話,還不比任何人都容易,如果真的要當官,沒有人會選擇當一個風吹雨打的小小的侍衛,可是張守成偏偏做了,或者說他偏偏冒充了。

之前,張守成隨張立本進宮一次,不經意瞅見郁採薇的花容月貌,從那一刻起,他便愛上了她,並想方設法的接近她。
於是就神不知鬼不覺的收買了郁採薇寢宮前的一個侍衛,讓那侍衛離開皇宮回老家,自己頂了那個位置,並隨便起了個名字叫:衛平。

郁採薇可是知道,記得那一次夜裡熱的睡不着,衛平不知從哪兒取來了一壺清涼的泉水,讓小蝶端着站在她床前,壺裡散發出涼爽解暑的氣息,才讓郁採薇能夠安安穩穩、舒舒服服的睡個好覺。
可憐第二天,把小蝶的胳膊累得抬不起來了,所以小蝶對他的印象還是非常之深的,越是憎惡就越對一個人忘不了。

還有,在某一天皇宮裡招了盜賊,偏偏偷走了郁採薇公主最最心愛的一樣東西。
皇上問她那是什麼寶貝竟如此心疼,公主的回答是:「是一隻昆蟲標本,女兒六歲時候就收集起來的!」
哈哈哈,一個標本罷了,還以為是什麼貴重的東西,郁有求不以為然,不過還是派兵去找了。
那些被派出去的兵其中就有衛平也就是張守成在內,自從遇見郁採薇,他最喜歡做的就是為她排憂解難,只要她開開心心,他就心滿意足。

最後,那個盜賊找到了,然而標本卻被盜賊盤點自己盜來的寶物的時候給扔掉了,因為他認為那是所有東西中最不值錢的一個。
可是某些不值錢的東西卻是某些人最最看重的,於是張守成質問那個盜賊把標本丟在了哪裡,盜賊也如實告訴了他:「我把它丟到懸崖下面去了。」

懸崖下面!
張守成一聽幾乎絕望,但還是來到懸崖邊上去找找看了。
他在懸崖的邊緣來回探察了好幾遍,下面霧氣迷濛,霧氣底下是深不見底的深淵,膽小一點的人會因這種情景而暈厥。

還好張守成的膽子不小,就算從前並不膽大,為了郁採薇,為了自己心儀的人,他也非膽大不可。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找到了,找到了那個不值錢不起眼卻無比重要的小東西!
它掉落在峭壁上一個樹枝上的鷹窩裡,鷹窩裡有好幾隻小鷹,標本就在窩巢的邊上,不消說,那是個十分險峻的地方。

張守成鼓起勇氣,運用輕功飛到了樹枝上鷹窩旁,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拿他所要拿的東西,還沒有拿到,卻發現一隻老鷹正對他虎視眈眈!

老鷹以為他要傷害小鷹,就使出拼力對他又抓又撓,他本來已經夠危險了,現在又危險上加危險,也許他的那種痴情天可憐見,上天沒有要他的命,老鷹卻要了他的皮!

他的手背乃至身體的其他部位都被鷹啄的血肉模糊,如此,他依然緊抓着那個不值錢的小東西不放,就好像那是天底下難得的至寶一樣。

張守成咬牙與那鷹搏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