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叢之海》[花叢之海] - 第3章  宮鎖憂愁(三)

飛燕穿柳,蜂蝶弄花,雕欄玉砌,惶惶然流動在藍盈盈、清凌凌的河水裡。

鱗次櫛比的宮殿中的一個宮殿里,金鑾殿,是其中最金碧輝煌的,最氣勢恢宏的,裏面也住着最高貴的人物。

「皇阿瑪,我不要那個女人多管閑事,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已經見過張守成,您就讓那個女人消停消停吧。」
郁採薇公主趴在郁有求的手臂上,撒嬌道。

郁有求一臉冷漠,憤憤地說:「別張口閉口都是那個女人,她貴為皇后,也是你的額娘,她為了你的事奔波,你應該心存感激才對!」

郁採薇直起了身子,努着嘴,氣沖沖的樣子。
她從小就不喜歡李皇后,李皇后進宮的時候她已經六歲大了,在她眼裡,李皇后是個矯揉造作,只會對男人拋媚眼的可惡女人。
一些觀念若是在一個人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種下了,那麼將來就很難改變了,哪怕那觀念是不對的,小孩子總是特別容易吸收某一種表面事物作為自己的觀念。
郁採薇就是對李皇后有錯誤看法的孩子,今年她十七歲,也還是個孩子。
「以後我的事,皇阿瑪最好不要讓她知道!」
郁採薇道。

「她是朕的皇后,朕有什麼事,怎能瞞着她。」

「那是我的事,不是您的事。」
郁採薇反駁。

「你的事不還是朕的事?」

郁採薇氣的漲紅了臉,霍地站了起來,郁有求又道:「採薇,你為什麼那樣討厭她?
依朕看,李皇后她做的很好,並一直都沒有做過什麼錯事。」

郁採薇滿腔怒火:「就算她做的再好,我永遠也不會喜歡她。」

「好了好了,就算朕磨破嘴皮子,你也不會聽朕的。」
郁有求從座位上站起身,就算本來想嚴厲的對待她,事到臨頭卻怎麼也嚴厲不起來。
「你說你見過張國相的兒子了?」

「見過了。」

「怎麼樣,人不錯吧?」

「人是不錯。」

郁有求稍感滿意,「那你是不是改變主意了?」
他問道。

「不,不會改變的。」
郁採薇態度很堅決。

郁有求訝異:「你不是也覺得他人不錯嗎?
那為什麼還是不願意嫁給他,難道你非要讓朕難堪嗎?」

「不是女兒故意違抗您的命令。」
郁採薇看向他,道,「皇阿瑪,您也是過來人,您也知道不一定人好就一定會讓另一個人喜歡吧?」

「想不到你懂的這麼多,你說的沒錯,兩個人在一起重要的是感覺而不是才色怎樣。」
郁有求說。

「您既然了解,就不應該把我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人。」

郁有求欲言又止。

見狀,郁採薇轉身離去。

青灰色的夜幕悄悄合攏,白玉似的月亮靜靜的懸掛在樹梢上。

郁採薇回到她自己的寢宮「錦芳樓」去,小蝶掩上門,回過身來道:「公主,你真是小蝶的偶像!」

郁採薇在椅子上坐下,沒有答話,小蝶繼續說:「公主和皇上講的那些大道理真是有道理極了!」

「那可不,本公主說出的話當然一向都是有道理的。」
郁採薇得意道。

「不過大多數時候好像都是沒道理的。」
小蝶道。

「什麼,死小蝶,你拐彎抹角,就是說本公主是個不講道理的人是吧?」
郁採薇舉起了拳頭,眼睛瞪的大大的,直瞪的小蝶毛骨悚然。

「不是不是啦,公主,你誤會小蝶了,小蝶被你誤會死了!」
小蝶哭喪着臉告饒。

「本公主怎麼沒覺得把你誤會了?」

「公主,小蝶給你倒杯水去。」
丫頭急急忙忙的端了桌子上的空杯子,急急忙忙的去了。
回來時,郁採薇正用手支着下巴發獃,小蝶給她倒好了茶水,然後說:「公主,你有心事?」

「廢話。」
郁採薇從牙齒縫裡吐出兩個字。

小蝶從小就侍候在她身邊,她有什麼心事小蝶當然一眼就看得出來,這個心事很簡單,就是張守成!
「我覺得張守成這個人真的挺好的,他雖然對我有點苛刻,但對公主卻是一心一意的,就好比前幾次的事,已經足夠說明他對公主的一片心意了,公主難道就一點點不動心嗎?」
小蝶道。

「你說呢。」
郁採薇無精打采。

「依我說,公主好像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郁採薇微笑。
小蝶知道自己說的是對的,「既然如此,小蝶支持公主,祝福公主早日找到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