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爺,你的小啞巴是朵黑蓮花》[霍爺,你的小啞巴是朵黑蓮花] - 第7章 小啞巴一哭執爺認輸(2)

,低頭將臉湊過來,但宋稚卻沒有像往常一樣親上,而是收回。
霍執深面露疑惑,「嗯?」
宋稚從口袋裡摸出寫字板:執叔叔是長輩,不能親親。
霍執深:……
他的意思是親嘴,但臉蛋屬於親人之間親密。
霍執深試圖跟小姑娘解釋,可小姑娘一副聽不懂的樣子,他乾脆放棄,沒有親親習慣也算好。
就是霍執深心裏總覺得空的很,但被他壓下。
宋稚坐在他懷裡,抱着寫字板,半響之後,才慢吞吞寫下一句話。
宋稚:明天家裡有客人、、、執爺要、、、訂婚……
宋稚筆在寫字板上亂點,不情不願不高興的。
霍執深嘆息,「稚稚,明天家裡有客人,你不開心我讓霍東帶你去遊樂場。」
想着讓宋稚慢慢接受這件事。
宋稚搖頭:我會乖。
「我知道你很乖。」
宋稚:那執爺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好。」霍執深秒同意。
宋稚在他身邊十年,被嬌養,霍執深對她予取予求,只要她提出,霍執深沒有都會想辦法給她。
「乖乖想讓我答應你什麼?」霍執深問。
宋稚抓着筆盯着霍執深戴着皮質手套的右手。
十年前她被霍執深抱回家開始,這黑色手套跟長在霍執深手上一樣,宋稚從未見他摘過。
而今天S的右手手背上,充滿神秘的黑色符文紋身。
宋稚:想看執爺的手。
「我之前跟乖乖解釋過,我的手受過傷有很大一塊疤,容易嚇到你。」
宋稚忙搖頭,表達自己不怕的。
想看。
「真的想看?」
宋稚很認真點頭。
「小哭包不會被嚇哭,嗯?」
宋稚很認真的搖頭,挺直胸膛表達自己很勇敢,絕對不會被嚇哭。
霍執深看着她這樣奶呼呼的樣子,心頭便發軟,「好。」
他攬着宋稚的腰間,開始摘掉右手的手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