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爺,你的小啞巴是朵黑蓮花》[霍爺,你的小啞巴是朵黑蓮花] - 第8章 霍執深只屬於我

在黑色皮手套即將要摘掉那刻,霍執深看宋稚的眼神仍有擔憂,「很醜。」
宋稚大眼睛盯的緊,這會兒有點煩躁,伸出雙手把霍執深的手套扯下來……
沒有想像中的黑色神秘符文,有的只是縱橫遍布的猙獰疤痕。
宋稚看愣了。
下一秒她的眼睛被捂住,霍執深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乖乖,抱歉,嚇到你了。」
宋稚雙手抓下霍執深捂住她的眼的手,眼眶紅彤彤的跟兔子一樣,看着霍執深。
霍執深心疼嘆息,拿了手套準備先套上,宋稚急忙伸手抱住霍執深的手。
她兩隻手執拗的抓着霍執深的手往懷裡帶,很心疼摸着遍布手背的疤。
以宋稚的經驗,如若不是深可見骨的傷口,不會行成這樣的疤。
她的執爺當初經歷什麼,留下這樣的疤痕?
宋稚心中為霍執深委屈,抱着他的手親親他的手背。
以後不會有這樣的疤的。
以後她會保護好她家執爺,誰敢在他執爺身上留下一點傷痕,她就拆了那個人的骨頭!
宋稚眼裡一閃而過暗黑狠厲。
抬頭時,又變的乖乖的,從霍執深身上起來,用力的抱住她,將臉埋在霍執深脖頸內。
心疼她執爺。
霍執深是被宋稚這行為弄的有些錯愕和意外。
他以為乖乖這麼膽小愛哭,肯定會被這些疤痕嚇到,卻沒想到她的反應讓霍執深感受到她對自己的心疼。
她因為心疼他躲在他懷裡偷偷哭,把霍執深的心哭融了。
「怎麼這麼愛哭啊。」霍執深很無奈,可話溫柔,動作輕柔,摸着宋稚的小腦袋,安撫着。
「很久的事了,本來就不疼,現在乖乖又親了下,更不會疼,嗯?」
霍執深側頭看着躲在他懷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