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團綜》[見鬼了!團綜] - 第6章 養豬場之星(二)(2)

界安靜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五點,隊長何墨率先被節目組叫了起來。並對其下達了「起床叫醒服務」任務。由於嚴松柏昨晚說去借衣服,至今夜不歸宿,何墨率先對祝知憶的房間進行了突擊叫醒。

於是便出現了以下畫面:

兩個一米八幾的大高個擠在一張一米五的小床上,環抱在一起。

祝知憶睡眼惺忪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你不是打地鋪么,怎麼又跑我床上了。」由於剛睡醒,聲音比較嘶啞,顯得還挺溫柔的。

「抱着你睡涼快啊。」

對於嚴松柏的直球發言,何墨倒是一臉淡定,真不愧是隊長。事實上他想的是什麼該剪什麼該留,後期自有分寸。何況他對這些小輩們一向是放養式教育,只要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他一般都不太會管。

「你倆趕緊起來吧。六點就要餵豬了,還要配豬飼料呢。今天知憶就和我們隊一起餵豬吧,明天你和老二他們一起做飯。」

洗漱完畢,三人去往張廣財家。而雲裳和蕭瀟則留在家裡做早飯。

七月的清晨,溫度還是稍微有點低的。祝知憶的衣服穿在嚴松柏身上大小正合適。兩人一個一米八六,一個一米八四,身高都差不多。不過嚴松柏的肩相對來說寬一點,所以即使是同一件衣服,穿在兩人身上,展現出的氣質還是不太一樣的。祝知憶看的出了神。

「怎麼了,你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很帥?」隨着和這具身體的融合,嚴松柏從原主人的記憶里習得了更多現代詞彙。

祝知憶一臉晦氣的說道:「帥個毛啊!現在穿我幾件衣服,回去就給我買幾件新的!」

「哎呀呀,你們到了呀。我先去給小豬們清理糞便,你們抓緊時間去配料房配飼料,配好來豬場里找我。」張廣財此時正在吃早飯,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話對他們說道。身邊還坐着一個小男孩,約莫八九歲的樣子。祝知憶有些餓了,本以為小男孩吃的是蛋羹,朝着碗里瞟了一眼,卻發現是一碗白乎乎的東西,不知道具體是啥,瞬間沒了胃口。

張廣財察覺到祝知憶的目光,指着自己的腦袋瓜訕訕的說道:「這是我的小兒子張小志,這裡不太好,昨天我就沒放他出來。你們不用管他,他吃完飯自己會去玩的。」

三人不太熟練的將原料攪拌在一起,配好豬飼料。嚴松柏和何墨一人推了輛裝滿豬飼料的小鏟車,祝知憶則拿了個大挖勺。三人慢悠悠的走進豬場,四周看了一圈,並未發現張廣財的身影。便自作主張餵了起來。

嚴松柏何墨負責在通道兩邊推車,祝知憶就負責用大挖勺在左邊挖一勺,右邊給一勺。左右左右的給小豬們送上早餐。昨天來的時候,幾人都忙着記筆記和看手法,沒怎麼細看。今天是越往裡喂,越覺得腥臭味重。而且通道從頭到尾鋪了一塊很長很厚的地毯,以前是什麼顏色已經看不出來了,現在是妥妥的純黑色。

「要不是這臭味,我都懷疑我們幾個在走紅毯了!還好沒吃早飯,不然估計我現在就要吐出來了。」祝知憶邊發出yue的聲音邊說。

「加油,就快到盡頭了!」何墨屏住呼吸安慰。

嚴松柏則一臉無所謂的表情,甚至有點幸災樂禍。那表情彷彿在說,羨慕吧,哥是鬼,哥可以很久不呼吸的……

「哎呀,你們都喂到這裡了啊!不是讓你們進來先找我的嗎?」張廣財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冒了出來。

祝知憶卻被嚇了一跳,因為他好像又聽見了昨晚那種動物慘叫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