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團綜》[見鬼了!團綜] - 第9章 養豬場之星(五)

昏暗的房間里,只有一隻豬。這裡的環境和地面上的豬場完全不同:豬料槽里倒着一些剩飯剩菜,糞便池則堆滿了糞便,甚至溢出到地面,蠕動的蛆蟲清晰可見。一看就是很久沒人打掃了。由於是夏天,再加上這裡沒有空調。那隻體型龐大的豬,身上更是潰爛不堪。祝知憶低頭看了看自己腳上最愛的那雙運動鞋,「哎,這鞋是不能要了!」

那豬像是聽懂了一樣,突然和祝知憶四目相對。祝知憶被嚇得一哆嗦。

這時從反方向傳來了雨靴踢踏聲。祝知憶看了看四周,只有一個用來裝豬糞的鏟車和一把鐵杴、還有一把農村特有的大掃帚。只好將鏟車豎著斜靠牆邊,又將大掃帚蓋在上面,自己則鑽到鏟車後面。這才堪堪將自己遮住。

「吱 呀……」門開了。這隔間外面竟是一條長斜坡,應該是通往上方的路。

來人是張廣財,他穿着一套雨褲雨衣,手裡還拎着一隻小豬仔。「臭死了,養你這麼久,上一批母豬配種率那麼低也就算了。胎盤裡取出的小豬一個比一個劣質。找我拿豬腦的老闆差點就不願和我合作了。M D,死婆娘也不知去哪了,吩咐我去買只新種豬,自己倒是逍遙快活。」

張廣財邊說邊將小豬仔放在了地上,自己則進了豬圈裡,用力拖拽起那隻豬。使了全身的力氣,那豬紋絲未動。剛拿起靠在牆角的鐵杴翻身進豬圈,那豬就咬住了張廣財的腿,將他向豬糞池拖去。

躲在暗處的祝知憶發現在豬起身後的位置,有一隻斷臂,斷臂上還帶着一副金手鐲。

此時張廣財邊大叫邊將手裡的鐵杴用力向豬砸去,那豬卻好像沒有知覺一般,依舊固執的拖着它。

場面一片混亂,祝知憶跳了出來,拿起手裡的掃帚準備砸過去。雙手卻被張廣財拽住,「救救我,快,救救我。」導致祝知憶腳下一滑,不堪摔倒。慌亂中,兩人一起被拖到豬糞池邊。豬剛鬆了鬆口,張廣財就如同泥鰍一樣,滑了出去。走之前,還不忘推祝知憶一把,搞得祝知憶直接頭撞到豬糞池邊上,頭冒金星。

「畜生!養了你五年了,怎麼?想造反啊!居然敢咬老子!」張廣財咒罵道。稍微緩過氣來,才注意到豬旁邊的斷臂。

「造孽啊!你這畜生!竟然敢吃人!翠蘭!你怎麼就這麼去了~」張廣財剛哭兩下,竟又折回豬圈裡,原來是想要取下斷臂上的金手鐲。

此時祝知憶已經麻了,被撞得七葷八素也就算了,這一地的蛆蟲和糞便搞得他都快把膽給吐出來了。

就在張廣財取手鐲的時候,豬這次不客氣了,趁其不備,直接咬斷了他一條腿。張廣財再次哀嚎起來「啊啊啊!我的腿。小哥,你救救我,救救我。」

祝知憶剛爬到豬圈柵欄處,猶豫之際,「你還愣着幹嘛?趕緊出來,真是噁心死了!」嚴松柏一邊說一邊將他拽出了豬圈。

「你還好嗎?」嚴松柏邊對着祝知憶上下檢查了一番。

「啊!」慘叫聲打斷了二人的對話。此時張廣財已經被攔腰咬斷。祝知憶於心不忍,不願再看過去。

卻意外發現張小志出現在了門口,趕緊拽着嚴松柏向門口跑去。嚴松柏會意的用手捂住了張小志的眼睛。

三人從斜坡走出這個地下屠宰場,張小志還不忘把豬圈外的小豬仔抱上。祝知憶這才發現這屠宰場的出口竟是張廣財家的後院。一陣夏風吹過,祝知憶察覺到自己是個臭源體,趕緊去井邊沖了沖。

「哥哥,我和你講個故事吧。」剛剛的場景好像並沒有對張小志造成什麼傷害。

「坊間流傳,懷胎豬腹中的小豬若是能在八十一天內完整取出,其腦可使人青春永駐,亦可使痴傻者變智慧。其肉可做藥引,使不孕女子生產。

張家從古至今,多屠夫,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一直都是人丁興旺。到了我爸這一代,卻沒落起來。他……便動了歪念。懷胎豬腹中的小豬比長成大豬值錢太多了。」

聽到這,事情始末嚴祝二人便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早上五點鐘,小魚村裡充滿了警笛聲,張廣財家門口則站滿了好事的村民。不久,警方拖着一具足有八百公斤重的豬屍體離去。有關部門則暫時在地下屠宰場貼了封條。誰都沒留意到,豬糞池裡靜靜躺着一隻玉扳指。

張小志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他表示哥哥會來接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