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團綜》[見鬼了!團綜] - 第9章 養豬場之星(五)(2)

的,警方也核實了情況。嚴祝二人便先將其帶到了民宿。

祝知憶迫不及待的衝進了淋浴間,將自己搓的要脫成皮,換完乾淨衣服和鞋子,來大廳等候節目組安排。

李愛表示既然豬場暫時被封進不去,可以拍一些在王婆婆家餵豬的場景。然後剪輯的時候再接上昨天在張廣財家幹活。台本就改成:少年們從簡單的喂兩隻豬入手,直至喂兩百隻豬的辛酸歷程。導演覺得這樣可行。於是安排大家先吃早飯,節目組則去和王婆婆協商拍攝鏡頭。

餐桌上,祝知憶實在沒啥胃口,就泡了一杯茶坐着。嚴松柏倒是無所謂,大口大口的幹着飯,不時還夾幾塊豬肉。老三他們特想問祝知憶經歷了什麼,但是祝知憶實在不想將自己在糞坑裡滾了一圈的事公之於眾。結果嚴松柏脫口而出:「掉糞坑裡了吧!」由於太過噁心,大家又都在吃飯,就自動封閉了這個話題。

祝知憶百無聊賴,便開始觀察起了大家的飲食習慣:

老大不愧是隊長,葷素不忌,一點也不挑食。

老二真的是一點蔥蒜都不吃,全挑了出去。

老三和老幺……得~兩飯桶……不過嚴松柏好像對肉和老乾媽特別感興趣。

接下來是,張小志,這孩子一直在吃菜,一塊肉都沒吃。

祝知憶以為張小志不好意思,就起身給他夾了好幾塊瘦肉,畢竟小朋友嘛,沒幾個愛吃肥肉的。沒想到張小志笑了笑說道「謝謝哥哥,小志不吃肉,小志只吃素哦。」

飯後,張小志的哥哥果然來了,雖然同父異母,但是感情看着確實不錯。不過張大志好像很厭惡那個家,張小志要求回家收拾行李,他則表示全部換新的就好了,不願再回那個地方。對父親的死更是沒有透露出一絲傷感。

「小志,和哥哥們說再見吧!」

張小志捂着嘴靠近祝知憶小聲說了句:「謝謝你,我會替他好好活着的。」這聲音很是沙啞,完全不像小孩子發出的。

「哥哥們,再見!」張小志走的時候,還不忘抱上那隻小豬仔。張大志看他喜歡,也就隨他去了。

下午在王婆婆家錄製節目就順利多了,畢竟大家都已經熟悉了這裡的生活。

人都是很八卦的動物,何況是上了年紀的人——村口情報局。五人休息的時候,王婆婆拄着拐杖走了過來:「這兩伢子,今早我看你兩在廣財家啊!他家到底發生啥事啦?」

祝知憶心想這種命案警方會在地方台報道的,也就去掉不能說的,總結就是張廣財夫婦被養的大豬吃了。

另外三名隊友張大了嘴巴,表示驚呆了。王婆婆則沒什麼訝異的「他們家一直很邪乎的,廣財之前娶的媳婦生病死掉了。他大兒子說他不願意花錢給他娘治病,就要和他斷絕關係,一個人在城裡打拚,好在打拚出來了。後來他又娶了個年輕點的老婆,生下了小志,可誰知道這孩子生下來,這裡就不好!張廣財聽說吃啥補啥,經常給他吃豬腦。」王婆婆邊說邊指着自己腦袋。

「而且,自從他娶了新婆娘,每晚他家院子都有動物慘叫聲,村裡人都說他家豬是成了精的!」

「張小志三歲的時候才會跑路,那時候他就喜歡和一隻小豬到處亂跑,他走到哪,那豬跟到哪,和親兄弟似的!他還喜歡和那豬說話,什麼家裡人都嫌棄自己笨,也想變聰明。其實那孩子心裏門清。」

「張小志呆嗎?不呆啊!」蕭瀟一臉疑惑的反問道。

「啊?你說什麼?」王婆婆耳背,沒聽見。

「這邊,再補個鏡頭好吧?王婆婆您來這邊,教他們兌飼料。」導演打斷了大家的談話。

回民宿的路上。

嚴松柏:「怎麼了,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祝知憶:「我只是在想……」

「想什麼?人世間為什麼有那麼貪財的人?張小志現在究竟是人還是什麼?那些豬腦究竟是賣給誰的?不用想那麼多,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至少結局是不錯的。」

「哎?你還沒和我說,昨晚你怎麼知道我在那裡的?」

「呦,說到昨晚,做了個遊戲,你怎麼就不願再和我說話了?現在願搭理我了~」

「閉嘴!我是很正經的在問你!」

「可能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