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2章 真武三境

此物不大,約莫拳頭大小,散發著迷濛的微光,仿若精美的玉石一般。

姜天鴻定睛一看,脫口而出:「奇石!」

「姜家主好眼力,正是此物!」白髮老者嘴角掛着笑容:「既然家主認得,那功效我就不必多說了吧。」

然而說到這裡,白髮老者忽然話鋒一轉,摸着山羊鬍道:「只不過剛剛令公子的病情我也只是推測,是否有效,老夫也不敢肯定,況且奇石珍貴,百兩黃金也不一定能夠換得一塊,試與不試一切皆由家主來定奪。」

望着病榻上的姜子塵,姜天鴻並未猶豫,眼神堅定道:「試!」

雖然知道奇石珍貴,但和兒子的性命相比,份量自然輕了許多。

「華大夫儘管一試,成與不成皆聽天命!」姜天鴻目光堅定道。

「好,那老夫定當竭盡全力!」話語剛落,白髮老者毫無拖泥帶水之意,袖袍一揮便將奇石塞進姜子塵的手心,旋即開始用真元引導。

隨着時間的推移,奇石的顏色也越來越淡,而姜子塵身上的血絲紋路也越來越細,最後幾乎肉眼不可察。

變成灰白色的奇石耗盡了最後一絲力量,嘭的一聲化成齏粉,從姜子塵的指尖滑落。

「呼~」白髮老者長呼了口氣,起身撣了撣衣袍,拱手笑着說道:「幸不辱命。」

「令公子血紋已退,想必過一會兒就會醒過來了。」看了一眼病榻上眉頭舒展,血網消退的姜子塵,白髮老者眉宇間也洋溢着笑容。

「華大夫真是有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之能!」姜天鴻心情大好,不禁誇讚起了白髮老者。

「姜家主謬讚了,只不過令公子的頑疾並未完全去除。」白髮老者指着那肉眼幾乎不可見的血色紋路道,「血網雖退,但依然藏於體內,估計月許之後便會再次發作。」

一聽此言,姜天鴻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微微一笑,白髮老者道:「姜家主不必擔心,到時再用奇石引之,相信可以再次壓制頑疾。」

聽了此話,姜天鴻心中長舒了口氣,但又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我兒可否習武強身,練就武藝?」

輕嘆了口氣,白髮老者搖了搖頭道:「令公子能夠在頑疾中活下來實屬不易,況且其身體孱弱,習武之路,怕也是寸步難行。」

聞言,姜天鴻心底微涼。

青鳴大陸,人人尚武,習武之風盛行,如若沒個武藝傍身,自然是備受欺凌。

一想到姜子塵日後的處境,姜天鴻心中甚是無奈,然而轉念一想,能撿回一條命已是萬幸,也就釋然了。

「罷了,那就讓我護其一生吧!」

******

數日後的清晨,姜家的演武場。

演武場是姜家子弟專門習武操練的地方。其實不僅是姜家,只要稍微有些地位的家族都有自己的演武場。

一個家族要想要維護自己的家族地位,是需要族中接連不斷誕生強者來守護家族,維繫家族繁衍生息的,因此演武場必不可少。

姜家的演武場很大,百丈見方,可容納近百人,地面是用一塊塊青石磚鋪設而成。此時雖是清晨,然而演武場上卻整齊地站列着數十個少男少女,一個個扎着馬步,揮打着基礎拳法。

「呵!」「哈!」稚嫩而鏗鏘有力的聲音,整齊劃一的拳法,配合著初升的朝陽,別有一番氣勢。

這些少年歲數不大,小的看起來大約十歲,大的也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

隊列的正前方,一位中年男子正雙手後背,注視着這群少年,犀利的目光來回掃視,彷彿要將悄悄偷懶者一一揪出。

中年男子名叫劉烈,是姜家演武場的教頭。

他身軀高大魁梧,演武場中最高的孩子也只是達到他的胸口。方形的輪廓配上犀利的眼神本應該是一張剛毅的面龐,然而他的臉上卻有一道從右眼連接到左臉的刀疤,看上去頗有些凶神惡煞的感覺。

「青鳴大陸,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劉烈一邊巡視,一邊開口激勵這群少年:「要想在家族中嶄露頭角,要想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要想成為人人敬畏的強者,此時不努力,更待何時!」

這是劉烈集訓時經常說的話,因為他知道言語的激勵通常有着不錯的效果。

此時隊列後方的角落,一個瘦弱的十來歲少年正跟着隊伍一起扎着馬步,進行着基礎拳法的訓練。

少年正是大病初癒的姜子塵,只是病痛的折磨讓本就孱弱的身體愈發消瘦。然而姜子塵此刻卻眼神堅定,依然照常進行着嚴苛的訓練,只是額頭上豆大的汗水,輕微顫抖的雙腿顯露出他已到達極限。

「堅持住,一定要比昨日再多半炷香!」姜子塵牙關緊咬,暗下決心。

看了一眼姜子塵,又瞥了一眼隊列前方那幾個懶散的少年,這一對比讓劉烈心中不禁對前者默默讚許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