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2章 真武三境(2)

他知道這位姜家少主天生頑疾,身體孱弱,然而此刻的表現卻已然出眾,甚至超過了那些大齡的孩子。

「收拳歸隊,休息半炷香!」劉烈洪亮的聲音傳遍演武場。

彷彿一道聖旨,演武場上的孩子們如蒙大赦,趕連忙揉肩捏腿,趁機放鬆,有幾個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擦着額頭的汗水,大口喘着粗氣:「呼,累死我了!」

只是演武場的角落,一道瘦弱的身影依然在堅持着出拳,收拳,豆大的汗水從臉頰滑落他卻渾然不覺。

看着此時鬆散的演武場,劉烈心中默默搖頭,他知道這些大家族的子弟大多都是嬌生慣養,吃不得苦的。

然而這個年歲正是打根基的時候,荒廢了一丁點時光,將來與敵人交戰那就是生死之別。這一點他深有體會,面龐上深可見骨的刀疤就是最好的證明。

忽然,劉烈瞥了一眼演武場的角落,心中不禁一陣驚訝,他看見了一道身影依然沒有停歇,在扎着馬步,揮舞着拳法,正是姜子塵。

只是看完後他的眼中卻流露出一絲惋惜,因為他知道強者之路,勤奮固然必不可少,但天賦往往顯得更加重要,而姜子塵身軀孱弱,能活下來就已是殊為不易,根本談不上有半點習武的天賦。

「劉師,給我們講講故事吧。」此時,一個坐在地上的少年忽然開口,一臉的期待。

一旁的其他少年也立即附和起來:「是啊是啊,劉師給我們講講吧。」

對於孩子們來說,故事遠比比練武更有吸引力。

劉烈聽後也一改之前的嚴肅,嘴角露出了笑容,這也是他最拿手的一招。在孩子們休息之餘講些故事,一來可以舒緩孩子們的疲勞,二來也會勾起他們的好奇心,向著故事中那些崇拜的人物去努力。

「好,那我就給你們講講。」劉烈清了清嗓子,緩緩開口。

「數十年前,禹國邊境的一處村莊,一個月黑風高之夜,突然遭到了妖獸的襲擊,死傷無數,而正當妖獸屠村,所有村民露出絕望之時,一位刀客路過,唰!唰!唰!二話不說,長刀閃電般出鞘,刀芒凜冽,寒光耀空,與那妖獸大戰起來。」

劉烈講故事的水平很高,孩子們聽得聚精會神,一個個流露出嚮往的目光,恨不得自己化身為刀客,與那妖獸大戰。

「哇,刀客這麼厲害!」演武場中也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這樣的感嘆。

「當然,那可是真極境巔峰強者,整個青州都沒幾個!」劉烈立刻誇讚道。

「真極境巔峰?」一旁,幾個年歲稍小的少年不禁有些疑惑。

看着幾個疑惑的小腦袋,劉烈耐心解釋道:「青鳴大陸,人人習武,武者修的乃是真元。」

「然而修鍊真元也分境界,初始時,修得的真元好似霧氣,人們稱之為真氣。真氣在渾身經脈中遊走,此時的境界稱之為真元境,分初、中、後、巔峰四個小境界,大多數的習武者都在這個境界。」

頓了頓,劉烈繼續道:「而當渾身真氣積攢到一定程度,便會變的濃稠,如同水流一般在經脈中遊走,是為真氣化液,此時便達到了真府境,同樣,真府境也分四個小境界,一般勤加練習,部分武者也能達到這個境界。」

瞥了一眼專註聆聽的孩子們,劉烈接著說道:「當真元之液逐漸濃郁,便會化為一顆顆細小凝實的晶珠,隱藏在經脈中,此時便達到了真極境,而每一位真極境都稱得上是高手,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達到這般境界。」

「真武三境,一步一個腳印,如攀山登岳,越來越難。而想要成為真極境巔峰更是難上加難,尋常之人修鍊一輩子也達不到這個境界。」劉烈搖了搖頭道。

此時那些少年才明白真極境巔峰刀客是多麼厲害,難怪敢和妖獸近身搏鬥。

姜子塵離得並不遠,自然也是聽到了劉烈的話,心中也不免有些嚮往:「不知道我何時才能達到刀客那般境界。」

「後來呢,刀客將妖獸斬殺了嗎?」似乎想要知道結局,少年中傳來了聲音。

劉烈聽後微微一笑,並沒有立刻回答:「至於後來嘛,嘿嘿。」

「好了,休息時間結束,眾人歸位,繼續訓練!」劉烈臉色一板,又恢復了嚴肅的表情。

好不容易聽到這麼精彩的故事,卻沒有結局,這群孩子們自然是意猶未盡。不過那刀客的身影已經印在了他們心中,化作了一顆種子,只待某一天生根發芽。

看着眼前這群少年,劉烈思緒萬千,剛才的故事並不是他信口胡謅,那被屠殺的村莊是他的家鄉,彼時年幼,他無力抗爭,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親人被屠戮。而故事中的刀客,是上一代姜家家主,在那場災難中將他救了回來,帶到了姜家。

望着姜家府邸深處,劉烈心中有些感嘆:「老家主,當初您就是真極境巔峰,想來現在應該跨出那一步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