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3章 武學奇才

演武場的訓練每天會持續三個時辰,從清晨持續到晌午,從十歲開始,所有未達到真府境的孩童少年都必須參加,這也是家族為所有的下一代量身定製的訓練。

因為這正是他們打根基的年歲,也是最好的習武年紀。

如今姜家之所以能在青雲城位列四大家族之一,靠的是強者的數量,而將來能否延續輝煌,靠的就是這群演武場上的孩童少年。

演武場三個時辰的訓練各有分工,前一個時辰是進行基礎拳法的訓練,用於鞏固根基。

中間一個時辰是功法武技傳授,用於修鍊功法,習練武技。

而最後一個時辰則是實戰演練,是為檢驗孩子們近期的成果。

「我們今天繼續講解功法和武技。」演武場的正前方,席地盤坐的劉烈嗓門洪亮,聲音傳遍每個角落,「《大日焚天經》和《碎石拳》!」

功法和武技是分品級的,極品最優,而下品為最次。

《大日焚天經》是姜家的鎮族功法,位列黃階極品,共十層,而《碎石拳》則是一門黃階中品武技。

功法和武技是武學的根本。功法修元氣,壯大體內的真元,提升元氣品質,最終做到從量變達到質變,突破元氣境界。

武技主施展,強大的元氣要有恰當的施展方法才能發揮威力,施展方法不同,效果自然也不同。這也就產生了五花八門的武技,刀法、槍法、劍法、戟法乃至身法。

劉烈雖然長得五大三粗,但講起功法武技來卻很仔細,每一層的要點難點都一一說出,雖然這是姜家的功法,但他也被賜予部分,因此也算得上是了如指掌。

角落的姜子塵聽得很認真,生怕錯過什麼細節,劉烈一邊說著,他就一邊做着。

這是姜子塵病癒後第三天來演武場,也是第三次嘗試,大日焚天經前三層的功法口訣他早已一字不落地牢牢記在心中。

對於姜子塵來說,現在是最困難的階段,因為此刻的他,經脈中一丁點兒真氣都沒有。

首先他要做的就是感氣,感悟天地元氣,並在體內形成一顆真氣種子,這樣真氣才會在經脈中彙集產生。

然而讓姜子塵失望的是,他已連續兩天都失敗了,況且經脈纖細的他本就要比其他人困難不少。

「又失敗了。」姜子塵沮喪地搖了搖頭,他按照大日焚天經第一層的要訣練習,然而還是沒有在體內產生真氣。

姜子塵表情被劉烈看在眼裡,不過劉烈並未直接安慰,而是對孩群中那幾個年歲較小,還沒都修出真氣的孩童說道:「感氣階段,重在感悟,沒有感悟出來也沒關係,正常人一般也要一個多月。」

雖然長相凶神惡煞,但面對着一群孩童,劉烈終究是不忍心過於苛責,也是以鼓勵為主。即便事實是正常人只需半個月即可感悟出真氣,資質稍差的也最多大半個月。

姜子塵一聽,也立刻有了精神,正常人一個多月呢,我這才三天,還有的是機會。

昂着小頭顱,一股不服輸的幹勁立馬充斥全身。

瞥了一眼角落,劉烈會心一笑,繼續開始着他的功法講解。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一個時辰就要過去了,而功法的講解也接近了尾聲。緩緩起身,看着眼前一群昏昏欲睡的孩子們,劉烈心中甚是無奈。

為人師者總有一些相似,講課時有學生睡覺在所難免。不過功法講解也確實是最無聊的,枯燥冗長,這些才接觸功法武技不久的孩子也只會當做是在聽天書。

「好,最後我給你們演示下碎石拳!」劉烈轉身向著一旁的石墩走去。

演武場上的孩子們一聽立即興奮起來,強大武技的展示總會吸引到他們。

擺在劉烈面前的是一塊半人高的巨石,厚度也近半丈。只見他右腿橫跨半步,擺起了標準的馬步姿勢,寬大的右掌也緩緩握拳收於腰間。

唰!破空之聲響起,孩子們還沒看清楚,劉烈的右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地撞擊在了面前的石墩上。

砰!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傳出,以右拳為中心,蛛網般的裂痕瞬間浮現。漸漸地,裂縫越來越長,一直延伸到石墩的邊緣。

嘩啦啦!石墩再也承受不住力道,沿着裂縫一一碎裂開來,砸在地面上濺起一片塵土。

一旁的孩子們一個個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這一幕,無法相信這恐怖的破壞力是那一隻血肉之拳所造成的,一個個紛紛投來羨慕而崇拜的目光。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場景,但每每見到,對於這群崇尚力量的孩童們來說都是震撼無比

猜你喜歡